北落师门

灵光闪现,笔下成文
星雨坠落,偶拾成画

月寿 | 搭档?恋人!

月中了才发现八月份自己没输出一点文字,赶紧来一份月寿补补

依旧小日常

————正文————

 
人来人往的大街上
 
“毛利…这样不好吧?”越知月光试图拉住这个好奇心爆棚而且好动的恋人。内心无声地呐喊:现在我们在约会啊,可以认真对待吗???
 
“我都不知道幸村和真田他们这么要好,还穿同款衣服了!!!果然后辈们都是大猪蹄子,就会欺负前辈!”毛利寿三郎差点没咬着小手绢迎风洒泪。
 
“……”这个前辈,是专指你自己吧?而且明眼可见那两个后辈关系就不简单,就这个人还看不清。吐槽完回过神就发现毛利寿三郎拉着自己往前走了,“诶,去哪里?”
 
“我今天一定要搞清楚这两个后辈在干什么!”毛利寿三郎一脸坚定要查个水落石出。
 
“毛利,我们这样跟踪,恐怕不太合适…”
 
“诶?为什么?”毛利寿三郎疑惑地回头看了他一眼,脑子一转,脑袋凑到跟前来左右猛瞧,“难道是月光桑你正直之心发作了?”
 
“不是…”越知月光无奈一笑,伸手盖住那人好奇的眼睛,将他轻轻推开,“你跟踪别人,也不考虑自己的身高吗?”
 
“  !”
 
环视四周,毛利寿三郎才猛然发现,即使猫着腰躲躲藏藏,两个一米九以上的大男人在人群中都格外出众啊,尤其越知月光海拔近两米三,简直就像个巨人跑到了矮人国的大街上。
 
毛利寿三郎哀怨地看着越知月光,“月光桑~你怎么不早说…”
 
“……”人在街上站、锅从天上来的越知月光,很自觉的把锅背好,“他们还没发现,别急。”
 
“哎,进超市了!月光桑,我们快点跟上!”恢复精神的毛利寿三郎赶紧拉着越知月光飞奔过去,嘴巴里还嘀嘀咕咕的,“还去生活超市,难道是买零食?还是买菜?可幸村的厨艺不是地狱级别的吗?太好奇了…”
 
我一点都不好奇这两个后辈卿卿我我的约会日常,我只想安静地约自己的会…被拉走的越知月光如是吐槽。
 
 
“啊啊啊!亲上了!为什么亲上去了啊???”躲在零食架旁的毛利寿三郎小声尖叫,双手不自觉地捏紧,耳朵也听不见其他声音了,脑子里一直回旋着一个问题: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就连拍在肩上的力度都快忽略了,但那人却锲而不舍地轻拍自己的肩膀。“哎呀,月光桑你不要妨碍我先…”毛利寿三郎不耐烦地回过头,却发现越知月光事不关己地站在一边,拍他的是售货员。
 
“这位先生,请不要捏方便面好吗?谢谢合作!”售货员看着被他蹂躏的方便面,努力保持自己得体的职业微笑。
 
“啊!对不起对不起!”毛利寿三郎赶紧把手里的泡面放回架上,一脸局促地道歉。
 
“没关系,希望您购物愉快!”售货员见他满脸诚挚,也没追究。例行说了句话便离开了,留下脸色发红的毛利寿三郎。
 
“好了,我们回去吧。”越知月光拉着他往外走。
 
“好丢人啊!月光桑也不告诉我。” 毛利寿三郎一脸控诉。
 
“我告诉你了,你没听。”越知月光反向控诉。
 
“好吧,那也是被他们刺激的!幸村为什么要亲真田那个黑脸后辈啊?”回到主题的毛利寿三郎还是想不通。
 
越知月光对他的迟钝实在看不过眼了,直白的说了句:“和我们一样。”
 
“天哪,真是让人想不到!”毛利寿三郎眼睛瞪得溜圆,怪异地看了越知月光一眼,小声嘀咕:“难道搭档最后都会变成情侣?”
 
“嘀咕什么?”街上人来人往很嘈杂,越知月光只见他嘴巴嘟囔却没听见他在说什么。
 
“没什么…”
 
 
越知月光发现自从那天跟踪真田幸村约会回来后,毛利寿三郎就很奇怪。老是用怪异的眼光看训练营里的双打们,有时候还让人招架不住。自己问他时他却支支吾吾不肯说,所以这到底是怎么了?

经过锲而不舍的观察,毛利寿三郎发现种岛修二和大曲龙次也是恋人之后,感慨了一声: 果然天下有情人终是兄弟啊!

————题外话————

咳...虽然真田幸村不是双打搭档,但我觉得他们是灵魂搭档。

月寿 | 约会观察日记

正式确定关系的月寿要约会啦!

咳,冒着恋爱泡泡时候请不要放松警惕,不然容易被跟踪。

————正文————

今天阳光很好,空气也很清新,非常适合户外约会。能和月光桑约会,毛利很开心。但是!和一个比自己一米九身高还要高三十多厘米的大男人一起在大街上跟赛跑似的散步却让他一点也不开心。
 
“月光桑~”毛利怨念地拉住越知月光,这人都不知道自己腿多长, “你走太快了,这是散步,不是竞走。”
 
听到毛利抱怨的越知顿了一下,这才放慢点脚步,“抱歉。”越知面无表情心里却有些懊恼,这是他们第一次正式约会,自己应该更细心一点。想起昨晚自己做过的功课,于是他拉起毛利的手,跟他走在同一步调上。
 
忽然被拉着手让毛利受宠若惊,内心冒着泡泡: 月光桑好温柔啊!
 
 
“……”
 
“怎么样?尝尝吗?趁热吃。”此时的越知,紫蓝色的眼眸带着令人沉溺的温柔。之前一直没有机会带毛利来吃一次更科荞麦面,所以这次越知格外期待他能够喜欢。
 
面对越知难得的热情,毛利哭丧着脸看着眼前热气腾腾的荞麦面,这可是月光桑的心意,还是尝一口吧,应该不会有事的吧?
 
然而今天很不幸,幸运女神没有听到他的祈求。
 
“唔…”只吃了一小口荞麦面的毛利痛苦灌了一大口冰水,然后捂住了嘴巴。
 
“怎么了?烫到了?”越知担忧地看着他,眼里尽是关切。
 
毛利抬起头,眼泪汪汪的,让人莫名联想到可爱的小狗。“我怕烫,好疼。”
 
“你是猫舌头?”越知微微皱起眉头,带着自责的不悦,用手指勾起他的下巴,“你应该告诉我的,给我看看你的舌头。”
 
“月光桑,店里有人呢,这样不好吧?”毛利看着走来走去的客人和店员,有些为难。
 
“没事,我挡着。”越知坚持要看他的舌头,毛利没办法,为了不让他担心,只好微微地伸出舌尖给他看。
 
越知凑过去仔细观察,原本粉粉的舌头被烫得有些发红,幸好不是很严重。他忍不住移动手指碰了碰,惊得毛利立马收回舌头,脸冒热气地捂住嘴巴,一副吃惊的表情瞪着大眼睛。“月光桑,你…”
 
“咳,我只是看看。”越知被瞪得有些窘迫地解释。
 
最后,毛利脸红着看着同样脸红的越知把两碗荞麦面都吃光。明眼可见被青涩恋爱气息包围的两人,这才带着初次约会的不知所措和羞涩走出面馆。
 
“啊,没想到懒散的毛利前辈也有这么害羞的时候啊,他和冰帝的那位前辈感情真好,真羡慕。”一直在角落里坐着,看完全过程的幸村精市不由地感叹一声,直到两人走出店门涌进人群里,他才把眼神转向一旁不动如山的真田,语带哀怨,“玄一郎什么时候也可以像冰帝那位前辈这样温柔体贴呢?”
 
“咳,精市…”莫名躺枪的真田玄一郎差点被冰水呛到,明明是他在约会过程中看见毛利前辈和越知前辈在约会才偷偷跟踪过来的,差点连自己都要撇下,现在反而自己要被责怪…
 
“玄一郎在责怪我吗?”似是看穿了真田内心的小九九,幸村一脸我见犹怜地靠近他。眼中水光充盈,仿佛只要他敢说声是,眼泪立马能汇聚成珠溢出眼眶。
 
“……”真田默默地在桌子下握住幸村的手,用一如既往低沉的嗓音轻声迁就着腹黑的恋人:“没有,是我的错。我们走吧,再不回去天就要黑了。”
 
“玄一郎你真好,那我们回去吧。”被哄开心的幸村笑得明艳动人,微微摇摇真田握住的手。两人甜蜜得能开出花来,一同离开了面馆。
 
“啊,恋爱真是一门高深的课程!”无处不在的乾贞治从笔记中抬头,厚重的眼镜闪过不明意味的光,这是不是叫做‘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告别是新的开始

  昨晚一直看到炸哥下播,中途看了北笙哭着开播解释,清风委屈开播解释,最后都涌到炸哥直播间来解决问题。

昨晚炸哥直播间人气是真的高,都上了虎牙首页。我以为会是好的开始。没想到炸哥最后却说自己要回上海了,直播对他来说太艰难了,入不敷出,意志消沉。

犹豫过好几次的他,终于在昨晚下定了决心,回上海,开始好好的规划自己的人生。也许直播,也许就是长别了。

很难过,看着直播间里炸哥对自己的过往的反思,这哪有一个年轻人该有的傲气和朝气?都被现实磨平了棱角。看的真的很心痛,让人感觉生活的艰难和现实的残酷。直感慨辛弃疾那句“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但人生路还长,生活总要继续下去。以前炸哥逃避现实消沉度日,现在他终于下定决心,要勇于面对,这是好事。他还年轻,也不比我们大多少,有了方向,自然会更加努力,日子肯定会越过越好,我们应该相信他、支持他。

离开西安,并不意味着炸哥和北笙的友谊就结束,这是他们共同经历过的人生,都已经成为记忆的一部分,无法割舍。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没有谁离开谁就过不下去的说法,所以炸哥才会说北笙遇到挫折了自己不会去安慰他。没有人能够一直在你身边安慰你。他这番话,其实更能看出对北笙的情意。我希望你更坚强而不被外在的困难打倒,这样才是对你负责的行为,而不是用安慰来让你有逃避面对现实的理由。

如果炸哥还坚持直播,我会支持他,如果他要做其他的行业,也希望他能够有所成就,只是有空了,多回来看看我们,和我们聊聊他的新生活。

我也会一直喜欢炸笙,他们带给我的不仅是欢乐,更教会了我不少道理,让我也不断反思自己,做得更好。

最后,所有的话语都汇聚成炸哥要的祝福,炸哥牛逼!一定要加油!

(说了很多废话,也只是昨晚看完直播的感慨和思考。真心感觉生活不容易,所以希望大家都能活得更好,更勇敢去面对艰难困苦。梅花香自苦寒来,祝一切安好!)

昨晚一口气看完一人之下第二部
王也真是太有魅力了,所以临摹了一张也总,寥寥几笔,不成敬意。

忽然翻出一年多前的临摹画,和大家分享一下又萌又温馨的月寿~

把小饼干补上,一家人要整整齐齐的
希望小饼干越来越可爱、健康,别再折腾自己和炸哥了。

昨晚看完炸哥直播,脑洞停不下来。
P图两张,以表达我对炸笙的喜爱(爱到深处自然黑...)

【柯TJ、火王子】劫后新生的小肥雀 一发完


  新脑洞,关于下层阶级生活的故事

  聪明胆小TJ × 街区老大柯

  理智毒舌Jack × 街区一霸火
 
  小温馨,走起~
 
——————————————————————————————
 
  “Jackie,我回来了,今天店长给了我一袋蔓越莓曲奇,可以做晚餐噢。”Thomas晃着手里的纸袋乐陶陶地对在做晚餐的Jack邀功。
 
  “又是牺牲你脸上那两块肉的代价?”Jack头也不回地奚落道,他们两个人长得很像,但Jack上扬的眼尾带着异样的风情,性感而上扬的嘴角,然而嘴里吐出的话可不怎么动听,“格林斯勒街来了不好惹的家伙,你放学回家尽量少走那边。”
 
  “哼,明明是因为我钢琴弹得好。”Thomas轻哼一声,耸耸肩示意自己听到了,但回家就从那条街走最近,没那么倒霉吧?
 
 
  然而当真正作死抱着侥幸心理从格林斯勒街穿过时,Thomas才后悔自己没有好好听Jack的话。
 
  “你是谁?”低沉的声音带着威胁的意味。
 
  “我我我只是路过的,快、快放开我。”Thomas闭着眼睛不敢看眼的凶恶的大胡子,害怕得小奶音都掩盖不住了,Jackie快救命啊!
 
  “真是大胆。”说话间浓密的大胡子擦过Thomas的耳垂,吓得他像只小肥雀一般缩着身躯,头顶的小卷毛也跟着微微颤抖。即使身处险境,Curtis也忍不住调戏这个有趣的小男孩,“把这个带好,别让人发现了。过后我会去找你拿回来的,如果不见了,你懂得,小胖子。”
 
  “我才不是小胖子!”Thomas忍不住炸毛,但下一秒又在大胡子可怕的眼神中歇声了,伸手接过大胡子递过来染血的纸张,Thomas尽力忽略抵在腰上的利刃。“我、我知道了。”
 
 “Good boy。”Curtis揉揉他的卷毛,难得露出一丝笑容,然后趁乱将他推到一条隐蔽的小巷,然后自己再次冲进了混乱的人群中。
 
  Thomas愣了一下,立马明白这是一条逃走的路,猫着腰便往小巷那边窜,快速远离是非之地,心脏都要跳出来。当一路狂奔到家时,才松了一口气。
 
  看到Jack奇怪地看着自己时,Thomas忍不住瘪嘴冲进了Jack的怀抱,眼睛红得像只兔子,带着劫后余生的害怕,“Jackie…”
 
  “怎么了Tommy?别怕,别怕。”Jack被他吓了一跳,赶紧安慰这个平日里也爱哭但今天却不太正常的小鬼,柔和的声音不断地安抚着慌乱的Thomas。“遇到什么事了?告诉我。”
 
  许久,Thomas才揉着发红的眼睛磕磕绊绊地把事情缘由说了一遍,并将那张带血的纸递给Jack。
 
  “这件事你不要管了,我来处理,以后别再乱来听到没有?”Jack收好那张纸,然后捏了捏Thomas肉嘟嘟的脸颊,带着宠溺地训诫。
 
  “嗯,可是那个大胡子很凶恶的样子,你会不会吃亏?”
 
  “现在知道害怕早干吗去了?”Jack无奈地翻白眼。“你不用管,我会处理好的。”
 
  “哦。”
 
 
  虽然是这样安慰Thomas那个小傻瓜,但Jack还是没什么把握,只希望这个新来的家伙好说话一点。有些无奈,但他还是拨打了那个让自己讨厌的号码。“喂…”
 
  “怎么了?宝贝?你终于肯理我啦,我们什么时候出去一起吃个晚餐,当然,如果你想的话,带上那个小胖子也是可以的…”
 
  “哦你快闭嘴吧,Johnny!”Jack揉揉眉心,有些后悔自己打了这个电话。“我有事找你商量,你认识格林斯勒街新来的Curtis吗?”
 
  “宝贝,你真是太伤我心了,一来就询问别的男人的事。”Johnny不满地控诉,Jack已经可以想象这人在电话那头是怎么发疯的了。
 
 “算了,我挂了…”
 
  “哦,别别别,我错了。有什么事你就说吧,我一定帮你解决!”Johnny立马制止Jack的举动。
 
 “让我和他见一面…”
 
 
  两天后,Jack面对着这个已经成为格林斯勒街老大的男人,内心有些发怵,但表面上仍然镇定自若。一旁的Johnny似是看穿了他的不安,不动声色地捏了捏他的手心。
 
  “Curtis先生,我是Jack,前两天您在混乱中不小心将重要的东西塞给了我的弟弟,现在我将它还给您,希望您不要责怪我弟弟当时的冒失,他只是个孩子。”Jack将东西放在桌子上递过去。
 
  “当然,他是可爱的小男孩。”Curtis难得不是一脸严肃,“他叫什么名字?我该谢谢他。”
 
  “他叫Thomas,有些胆小,希望Curtis先生不要吓到他。”Jack略带警告的意味开口。
 
  “当然。”
 
  对于Curtis来说,这是一次顺利的交谈,当然除去没见到那个胆小的小家伙而萌生的一丝失望。
 
 
  自从在格林斯勒街被制裁了一次之后,Thomas也怂了,每次兼职完都是绕道走。
 
  “讨厌的大胡子!”回家路上,Thomas带着怨念,远远地看了一眼回家最近的路线——格林斯勒街,嘴里嘟囔着。
 
  “大份的冰激凌都不能堵住你碎碎念的小嘴巴吗?”
 
  忽然从头顶传来的声音吓了Thomas一跳,抬头一看更是魂都快吓没了。
 
  “小心!”Curtis赶紧接住Thomas拿不住的冰激凌,带着责怪的口吻,“真是冒失的小家伙。”
 
  回过神来的Thomas立即拉开两人的距离,大眼睛带着害怕的神情看着他,仿佛眼前的是吃人的怪兽一般。“Jackie不是把东西还给你了吗?你、你怎么还来找我?”
 
  “噢,别害怕。你可以叫我Curtis,我是来谢谢你的。”Curtis赶紧安慰害怕到眼角发红的小家伙,真是很胆小啊,“我可以答应你一件事,作为感谢,怎么样?”
 
  “真的?”Thomas将信将疑地打量着大胡子,似乎在考量他话里的可靠性,但至少大胡子给他的感觉不再那么可怕了。
 
  “当然。”Curtis将冰激凌递给他,难得脸色柔和地跟一个人耐心解释,要是被他手下那一帮人看见了估计会惊得下巴掉在地上。
 
  “我不想以后每次都绕远路回家,Jackie那么累,回家还要做家务,我得早点回家帮他…”Thomas揉揉眼睛嘟囔着,还不忘拿回自己的冰激凌。“都怪你!”Thomas瞪了一眼身边的Curtis,然后加快脚步往前走。
 
  “以后你可以从格林斯勒街过去,不会有危险的。”Curtis迈开腿跟上去,揉揉他可爱的小卷毛安慰道。
 
  “这可不算我的要求。”Thomas眼睛一亮,但眼睛机灵一转,立马理直气壮地开口。
 
  “那你想提什么要求呢?”Curtis好笑的问。心里已经给这只小肥雀下了定论,虽然胆小,但很聪明也很可爱。
 
  “什么都可以吗?”
 
  “噢,小家伙可不能太贪心。”Curtis有些无奈。
 
  “那以后每天放学回家你可以给我准备一份晚餐带回家吗?哦,披萨点心饼干之类的…”Thomas说着说着声音就低下去了,最后才带着期待的眼神抬头问,“可以吗?”
 
  “当然可以,我可以问为什么提这个要求吗?”Curtis隐隐猜到了小家伙提这个要求的原因,但他还是想听到他的回答。
 
  “这样Jackie就可以不用那么累了…”
 
  “Tommy真是好孩子。”Curtis感觉自己忽然间被这个可爱纯粹的小家伙触动了。
 
  被一个陌生人这么亲昵地称呼让Thomas有些窘迫,他鼓着肉嘟嘟的脸拒绝回应。自顾自地吃着冰激凌,不理会两步开外慢悠悠跟在自己后面的大胡子。
 
  两个人就这样一前一后沉默着走了二十分钟,快到家时,Thomas才转身拒绝Curtis的继续跟随:“我到家了,你不能跟着我上去。”
 
  “再见,Tommy。”Curtis忍不住伸手揉揉他的小卷毛,跟他道别,真是讨喜的小家伙。
 
  “再见,Curtis。”Thomas小声地道别,然后快步跑进了昏暗的楼道里。
 
  “这个大胡子虽然长得吓人,但深邃蓝色的眼睛真好看…”他嘟囔着揉揉自己有些发红的耳朵。
 
 
  之后,每天都会有人在格林斯勒街北街口拦住他,把打包好的晚餐递给他,而且每个星期里总有两三次会是Curtis,将装有食物的小篮子递给自己,然后再跟着自己到家门口。而这时候Thomas总是有种怪异的感觉,自己是挎着小篮子的小红帽,身后跟着一只大灰狼…
 
  “是啊,这小红帽还亲手把自己送到了大灰狼嘴边让他饱餐一顿。”之后的Jack听到这个比喻时,毫不留情地嘲笑自己小傻瓜似的弟弟。
 
  “哼!”Thomas难以反驳能言善辩的Jack,只能气得直哼哼坐在沙发上看着他在厨房里忙活。忽然听到门外熟悉大嗓门和敲门声时,他大大的眼珠一转,朝厨房里的Jack喊道:“Jackie,你的 Johnny大宝贝来了!我去找Curt了,晚餐不用等我。”
 
  随后听见厨房里传来的混乱声时,才得意一笑,抓起小书包就开门溜出去找Curtis。
 
  “小胖子,干得不错,下回请你吃甜品!”Johnny笑着赞扬往外跑的Thomas,但讨人厌的称呼却换来Thomas的白眼。
 
  反正这两个人肯定要交流好一会儿,与其让自己陷入被Johnny那个家伙各种哄骗自己出去玩以及一旁Jack威逼利诱自己留下的纠结处境,还不如自己去找Curt玩,至少Curt还会给自己买好吃的。
 
  “喂,Curt,我被Jackie和Johnny赶出来了,我要去找你!”
 
  “Tommy在附近先找一家喜欢的餐厅坐着等,晚上外面不安全,我很快过去好吗?”Curtis担忧地叮嘱着自己有些冒失又胆小的小恋人,这附近晚上可不安全,要是他遇到麻烦事就不好了。
 
  “好,那你快点处理完工作就过来哦,我在西勒街角那家餐厅等你。”Thomas笑着点点头,语气里难以掩饰他对Curtis的依赖。
 
  “好,Tommy自己小心,我很快就到,有什么事要立即告诉我。”
 
  “嗯,一会儿见!”Thomas隔着电话给了Curtis一个啾啾,然后挂了电话,开心地哼着歌往不远处的餐厅走去。哼,今晚他才不要回去看Jackie他们秀恩爱呢,他也要和男朋友约会!
 
  不久,一个身材高大留着大胡子的男人快步走进街角的餐厅,来到窗边的位子上,一把抱住了扑上来撒娇的男孩,从外面脏乱的街道看去,这一幕温馨无比。
 
  谁能想到一年前他还拿着匕首威胁过的小家伙,现在竟然成了自己的软肋?遇到这只可爱的小肥雀,他应该感谢主,将生命的另一半送到了自己身旁!

【盾冬】巩固友谊的方式


  一个关于巴基发型的脑洞,内含持盾队长。

—————————————————————————

 
  “巴基,你今天的发型真好看!”刚完成任务的史蒂夫匆匆赶到瓦坎达探望巴基,看到他那半扎的可爱丸子头,不由称赞。

  只是史蒂夫有些疑惑,巴基是怎么做到徒手把头发扎起来的?每次自己来看他,都是不一样的发型,虽然很好看,但每次他都会思索这个过程巴基的样子。

  “苏芮公主经常会来看我,然后帮我扎各种发型。”巴基摸摸自己半扎起的丸子头,笑容带着开朗和一些羞涩。“她很喜欢给别人弄头发,看到我单手不方便打理长发,她就自告奋勇帮我了。”

  “苏芮公主真可爱。”史蒂夫面带微笑,内心警铃却在不断奏响,巴基和苏芮公主会不会太亲密了?虽然和女孩子相处的天赋在之前巴基就展露无疑,自己只是巴基的好朋友,但是……好吧,他是有点担忧过头了,也许自己也应该学学打理长发的技能?以促进他和巴基之间的友情?
 
  “是啊,但我自己确实做不到徒手扎头发,只好麻烦她了。”

  “巴基,放心。以后交给我吧,我会尽快学会打理长发,帮你解决这个问题的!”史蒂夫信誓旦旦地保证,毕竟自己是超级战士,四倍的学习效率绝对没问题!

  “是吗?那就麻烦你了。”巴基愣愣地看着信心百倍的好友,决定还是不要提醒史蒂夫其实他并没有太多时间经常来瓦坎达。

  但事实证明,史蒂夫确实是言行一致,信守诺言。即使再忙,他也会隔两三天就来一次,并向自己展示他学习的成果。

  搞得特查拉每次来看他的眼神都很不对劲,当然最失望的是苏芮公主。

  每次她兴冲冲地来看自己,想要帮自己扎头发,却发现史蒂夫已经提前帮自己弄好了时那一脸失望和无语,巴基不知道是应该先安慰她,还是先解释史蒂夫这种举动的好意。所以之后史蒂夫每次来,巴基都带着期望的眼神看他,希望史蒂夫这次来不会帮自己弄头发,给苏芮留个机会,然而……

  史蒂夫发现自从自己学会了打理头发,巴基每次见到自己都会带着期待的神情,看,他就说这有利于促进他们的友谊,毕竟他和巴基可是最好的朋友!

  苏芮看着这个被称为美国队长的战士,整天剥夺自己打扮洋娃娃心态帮巴基打理头发的兴趣,还沾沾自喜以为自己巩固了友谊的持盾人士,只能无语地翻个白眼。

  或许她应该建议哥哥不要给奇怪的人士随意进出瓦坎达的特权?

  身为持盾人士的天真想法: “毕竟我和巴基是最好的朋友♂呢!”

  苏芮: ……

[盾冬延伸 柯TJ] 寻觅爱情的TJ宝宝 第四章(完结)

  emmm,说起来你可能不相信,事实上真的完结了。
  以后可能写小脑洞多一点吧。

——————————————————————————————

  为了消磨剩余的两个多月的暑假,事实上是想找到不待在家里的理由。TJ找了一份兼职,教他大学史密斯教授的女儿弹钢琴,每周去三次,每次三个小时。噢,感谢自己的钢琴还拿得出手!然后再报了一个绘画兴趣班,每周上两次课。
 
  为此柯蒂斯还称赞了他,TJ不由得翻了白眼。明明是他一直在自己耳边唠叨什么大学了要有自己的计划,多去体验生活什么的,还想让自己在他的公司实习。饶了他吧,比起在柯蒂斯眼底下工作,他更想什么都不做地待在他的办公室里看着他工作,不时地聊聊天,然后再一起吃个晚餐。
 
  “柯蒂斯,你看我画得怎么样?”今天没课的TJ又溜到了柯蒂斯的办公司里消磨时光,涂涂抹抹半天后,带着讨夸奖的笑容将自己的作品举到柯蒂斯面前。
 
  “色彩搭配真好,Tommy画的是什么?”柯蒂斯挑了最显眼的优点称赞道,这小家伙是学了抽象画派的风格吗?冷暖色调对比的图案还是很有趣的。
 
  “你啊。”
 
  “ ?”柯蒂斯差点将到嘴的咖啡喷出来,这一团错杂的色彩线条画的是他?
 
  “你看,这黑色的是你的胡子,然后这是眼睛,当然背景我换成了森林,老师也说我很有天赋呢。”受到夸奖的TJ一脸乐陶陶,还煞有介事地给柯蒂斯一一说明画的内容。
 
  但柯蒂斯却有点头晕,他想也许自己缺乏了一点欣赏艺术天赋。
 
  “今晚的酒会你需要回家准备吗?还是和我一起过去?或者你需要熟悉一下曲谱?”
 
  “当然是跟你一起去。我练习过了,不用担心。”收回自己的作品放好,TJ想也不想地回答,要不是柯蒂斯说他也去,自己根本不想去。又是给他们弹钢琴,他们的注意力又不在音乐上,真讨厌。
 
 “那Tommy需要挑选一下喜欢的礼服吗?快下班了,要不我们现在就去看看?”虽然不是第一次在这种小型晚会上看见TJ弹奏钢琴,毕竟Hammond家的孩子,多的是人愿意以这种方式结识Hammond夫妇。但他是头一次携带TJ前往,难免有些担忧过头。
 
 “柯蒂斯,你比mom还要啰嗦啦。”TJ抱怨道,但嘴角却忍不住好心情地扬起,“在去之前我要吃冰激凌。”
 
  “好。”柯蒂斯忍不住伸手在TJ软软的卷发上揉了揉,也许这样的相处方式也不错,自己是不是应该考虑一下怎么告诉Tommy自己的想法呢?但,会不会吓到他?
 
 
  小型的晚会邀请了彼此比较熟悉的商界人士和政界人士,更多是聊聊合作间的问题以及交流想法,并不算拘束。
 
  见到身着白色小礼服显得格外朝气可爱的TJ开始弹奏时,柯蒂斯礼貌地停止和身旁友人的交谈,将目光转移到TJ身上。
 
  “Hammond家的儿子真可爱,不是吗?”麦瑟见柯蒂斯一脸认真倾听的神态,不由轻声笑道。
 
  “确实。”柯蒂斯看着端坐在钢琴面前帅气的小王子,蓝色的眼睛里不出的温柔。
 
  第一次见到小家伙是在半年前的一次晚会上,同样是在认真地弹奏的TJ,虽然台下没有几个人是真正懂得欣赏的,却并不妨碍他沉浸在柔和的琴声里,那微微勾起的可爱嘴角给柯蒂斯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但当时小家伙弹奏结束,礼貌鞠躬后便快速地溜走了,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带着愉快的神情向自己走来。
 
  “怎么样?”TJ伸开手臂朝自己走来,大大的眼睛闪烁着满意的笑容,大概是看到了自己在认真倾听,柯蒂斯猜想。
 
  柯蒂斯抱住小家伙,任由他一脑袋闷进自己的胸口,“弹得真好!”他真诚地夸奖道。
 
  “哼,这当然。”TJ仰着脸,肉嘟嘟的脸上写满小骄傲,对他来说这是一件理所应当的事。“我们可以溜走吗?”
 
  “也许这并不符合礼仪。”柯蒂斯故作严肃地回答,看到TJ脸上浮现的失望神色随即转口道:“但并不是不可以,我事先已经和晚会主人说过了,我们走吧。”
“柯蒂斯你真狡猾。”竟然这样捉弄自己!
 
  “好了,我带你去个地方,走吧。”现在的氛围太好,柯蒂斯很想现在告诉TJ自己的想法,但也许自己应该找个更合适的地方。
 

  “柯蒂斯,这里真好看,你是要带我来看夜晚的海景?我还以为你会请我去吃旋转餐厅的每日特制甜点。”TJ双手撑着栏杆眺望着远景,惊喜之余又带着点失望,下午只吃了一个冰激凌外加一份甜点,他还有点饿呢。
 
  “Tommy…”柯蒂斯不留痕迹地深吸一口气,自我激励着,“我喜欢你,也许这么说会让你产生困扰,但你得知道,你太有魅力了。我很希望能够得到你肯定的答复,但如果不是也没有关系,我一样会竭力对你好的。”
 
  冷不丁点地被柯蒂斯告白的TJ有些发懵,以至于柯蒂斯说完平日不常见的一大段话以后还没有反应过来,只是瞪大眼睛看着他。
 
  “Tommy?你在听吗?”柯蒂斯有些忐忑地问,如果他没有听到刚才的话,也许自己也没有勇气再说第二遍了。
 
  “嗯?嗯嗯,听见了。”回过神来的TJ胡乱地点头,有些羞赧地低下头,却又忍不住偷偷抬头去看柯蒂斯,水润的眼睛在柔和的路灯下闪烁着,“你的喜欢,是想和我一起领略爱情美好的那种喜欢吗?”
 
  “是的。”柯蒂斯郑重地点头。
 
  “我们会住在一起,然后每天早晨你都和我说早安吗?”TJ眨眨眼睛,继续问道,似是在试探柯蒂斯的底限。

  “当然,如果你愿意的话。”仿佛明白了TJ想法的柯蒂斯笑了笑,伸手揉了揉眼前的毛茸茸的脑袋。
 
  “那,你现在要给我一个恋人之间的亲吻吗?”
 
  “当然,可爱的Tommy。”柯蒂斯忍不住伸手抱紧TJ,一只手轻轻托着他的后颈,在他期待的目光中在他柔软的嘴唇上落下一吻,像个庄重的仪式一般,却又饱含温柔与专注。
 
  在TJ以为就这么结束时,柯蒂斯已经撬开了他的唇瓣,敲开微闭的牙齿,捕捉到了柔软的舌头。TJ有些羞涩却又兴奋而主动地伸出舌尖与陌生的舌头纠缠在一起。双手也随即缠上了柯蒂斯宽厚的背。
 
  许久,两人才结束这场温柔缱绻的吻。
 
  TJ窝在柯蒂斯的怀里,无声地撒娇。柯蒂斯好笑的看着小恋人的模样,刚才还是很主动的,怎么现在就害羞了?“饿了吗?去旋转餐厅吃你喜欢的甜点怎么样,Tommy宝贝?”
 
  “嗯。”TJ抓着他的衣服,对于他亲昵的语气有点不适应,至少今晚的柯蒂斯都比之前要温柔太多了,并不是说他平时不温柔,而是今天是毫无底线的温柔。这大概就是爱情和友情的区别?TJ不知道,但他清楚此刻心里那种甜甜的滋味让自己感觉非常美好。
 
  爱情有时候就是这么简单,不需要太多轰轰烈烈,平凡温馨也有它的美好。喜欢了,觉得合适了,便想告诉他自己的感受,能接受是最好的,拒绝了,也是一种敢于表达的勇敢。希望你们都能找到属于自己的美好爱情,像大胡子和小胖子这样勇敢爱,勇于接受!
 
——————————————————————————————

  其实,我是不知道该怎么写了,看了很多太太的柯TJ文觉得写的很精彩,也想写出自己对于柯TJ的构想,没有惊天动地,只是平淡的日常。

  政坛野兽里的TJ,他的一些行为我并不是很认同,所以私设将他美化了,但仍然保留了他对生活的迷茫,整天无所事事想要尝试一些父母禁止的东西。但在最后这一章里,他在柯蒂斯的影响下,主动去思考自己的未来,规划自己的时间。这是我想能表达的,关于真正的喜欢一个人,是希望他变得更好,也希望自己变得更好的一个过程。

  感谢坚持到结尾的各位,祝大家一切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