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落师门

什么cp都能吃,爱到深处自然产粮

最近在研究♂希腊神话,写了个耽美短文,表示这个关系复杂混乱的时代,想找个1V1的cp难度有点高。但还是给我脑洞出来了一对(骄傲叉腰~)

双生子阿佛洛狄忒和阿芙罗狄特,直接把兄妹俩的职能分开,妹妹阿芙罗狄特继续她的博爱♂,哥哥阿佛洛狄忒就负责和火神赫菲斯托斯专心搞1V1大计。

毕竟希腊神话里专一的神emmmm,不多。赫菲斯托斯丑是丑了点,但阿佛洛狄忒美就行了,我还挺萌丑攻美受的(审美异常)

不过老福特上相关tag都被占了,我跟tag里的画风不太一样。在考虑要不要放上来,或者直接放到晋江上?(纠结...)

【Kingdom of Heaven】心灵圣域

12、信
 
回到营地不久,萨拉丁便觉得心脏的一个角落恍然空了,他明白,他的爱,脱离了那腐朽躯壳的束缚,获得了真正的自由。
 
看着放置在一旁的华丽的缠纹银面具,萨拉丁展开了鲍德温四世给他的信。
 
“敬爱的萨拉丁,
 
在出发与你会面前,我思虑过三,还是先留下了这封信。我深怕,之后我将无余力向你表达内心无尽的情感。
 
你也许不相信,有时候爱就是如此突兀贸然,仅是惊鸿一瞥,我便认定,你将是我此生最大的对手,另一个我。而你,我能从你的深邃的眼中看出你的惊艳与赞赏,也许你是抱着与我同样的想法。我很明白你心中所想,但愿你也一样。我认定,你将是我此生唯一的爱。
 
如同努拉丁和我的父亲的羁绊一样,我们彼此之间也存在着深厚的羁绊,这也许冥冥自有天意,你我注定是天生的对手,却也是心灵距离最近的朋友。但愿我死后能够看着你成就伟业,能够在最后了无遗憾地挥别这个世界,而非我这般忧思重重,满腹遗憾。
 
关于耶路撒冷,假使你能够再次与我签订休战协议,并信守诺言,我想王国内总有人将挑起战争,挑战你的权威。我只希望,那天来临时,你能够答应不屠城。
 
近千年来,在这天堂之国中,和平始终飘渺难寻。我们共同的圣地,她已经接受了太多由于我们的贪欲而爆发的战/火,原本是信仰者的天堂却寸土浸染着无辜者的鲜血。我们终将在地狱为自己曾经犯下的暴/行接受无尽的刑罚,存活的人,应当以此为鉴。耶路撒冷如果仅是一座城,那她将什么也不是,有了虔诚的臣民与神圣的信仰,她才是一切。善待我曾经的臣民,他们终将是你的百姓。
 
你也是一位虔诚的信徒,但愿你能够为更广阔的信仰思虑,止步对圣城的挞伐,我将让有罪之人得到应有的惩治,请你平息怒火。
 
也许将是最后一次与你在战场上会面,我将盛装打扮,向你展现我身为君王的风采,我们处于同一高度,并肩而行,愿留在你心目中最后的形象是难以抹去的动人。
 
可惜我时日无多,如果上帝能够给予我一次离开前的准许,我多希望能与你一同,从大马士革走到耶路撒冷,从你的所爱,到我的初始,一步步走向你我的圣城。
 
此刻,我的手已经无法紧握笔,眼睛也模糊不可视。
 
就此永别吧,吾爱!
 
鲍德温四世”
 
短短数百字,萨拉丁却反复看了好几回,似乎要将每个字都深深映入脑海间。透过这封溢满绝望而又深深渴望活下去的信,他可以想象出爱人在一笔一词间斟酌,想要表达无尽的思绪却迫于现实而无奈搁笔的神情。
 
这一夜,萨拉丁帐中灯火彻夜未熄,这是他对一生之敌的尊敬,更是对一生所爱的缅怀。

13、nothing and everything
 
逝去的鲍德温四世是一位出色的君主,他用生命换来了耶路撒冷三年的和平,但是他的部下,却全然不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和平。
 
雷纳德再次不顾停战协议,伏击了从大马士革到麦加朝圣的队伍,擒获了萨拉丁的妹妹,这一回再没有鲍德温四世的调解在前,萨拉丁不再有所顾虑。
 
在克雷森泉,萨拉丁血、洗了鲁莽反击的圣殿骑士团和医院骑士团。
 
次年,他集结三万大军向提比里亚进发,意图引诱法兰克人出战。而新任耶路撒冷王居伊轻易上钩,两万两千人的大军被歼、灭。雷纳德和居伊也被活捉。
 
面见雷纳德后,萨拉丁为他的冥顽不灵嚣张乖戾而摇头,直接操刀劈掉了他的胳膊,然后让卫兵们将其处决。这个人,是害死鲍德温四世的间接凶、手,一个害主的臣下,留与何用。
 
萨拉丁震慑般的让卫兵拖着砍了脑袋的雷纳德从居伊身旁经过,随后在面见居伊时充分展现了一位王者应有的风范,“国王杀死国王不符合惯例,我不会杀你,但却不得不斥责你,你曾侍奉一位真正的王者,却不懂为王之道。”
 
然而这位新任耶路撒冷王却毫无悔意。萨拉丁最后只能让居伊带着真十字架回到大马士革,然而这位耶路撒冷王却将自己的信仰,倒挂在长矛上携带前行。
 
我的爱,你竭尽全力庇护的臣民,当中能够不罔顾你的付出的,会有多少?
 
萨拉丁最终包围了耶路撒冷,守城的正是鲍德温四世极为看好的伊柏林的巴里安,他的确才能显著,只可惜耶路撒冷王朝气数已尽。数天的围攻之后,耶路撒冷的城墙终于被破开。
 
历经鏖战,萨拉丁提出了谈判的建议。
 
在议和帐前,谈及献城,巴里安坚持玉石俱焚战斗到底。
 
僵持一番后,萨拉丁兑现了对所爱的诺言,“我会放生所有人,让他们回到Christ的土地,所有人,老弱妇孺,以及你的骑士、战士、女王。你们的国王,就在那边,”萨拉丁指向背后被俘的居伊,“我交给你,上帝会惩罚他。没人会死,我对天发誓。”
 
巴里安对于萨拉丁的话感到诧异,“当年Christian破城时,屠、杀了所有的Muslim。”
 
“我和他们不同。”萨拉丁拒绝与那些凶徒混为一谈,他强调,“我是萨拉丁,萨拉丁”
 
终于,巴里安屈服于萨拉丁的骑士精神与王者风范,“那好,在此条件下,我献出耶路撒冷城。”
 
“Salaam alaikum.”萨拉丁柔和神色,向这位以大局为重的年轻人致以问候。
 
“且与你休战。”巴里安回应。
 
在萨拉丁转身离去之时,巴里安忽然问,“耶路撒冷有何价值?”
 
萨拉丁恍然想起所爱信中所言,“没价值。”他答道。
 
随后几步他转过身紧握双拳,带着虔诚,一脸笑意,“无上的价值!”
 
 
 14、The end
 
在鲍德温四世逝后一年,萨拉丁接管了耶路撒冷城,带着虔诚的敬意将这所圣城清扫了一遍,除去了盖住Mosque(清真寺)的所有Christ痕迹,将耶路撒冷变成了Islam(伊斯兰)的耶路撒冷,完成了收复圣城的使命。
                                 
他并没有完全毁去所有的十字军建筑,毕竟这不仅是Muslim的圣地,也是其他教徒的圣地,更长眠着他信仰Jesus(基督)的爱人。
 
此后携带着这所圣城,萨拉丁先后迎战了卷土重来的居伊、狮心王查理。
 
与狮心王查理的两年对持拉锯,让萨拉丁深感疲惫,双方已经筋疲力尽,病入膏肓,资源与意志也都消耗殆尽。
 
最后双方达成协议,停止战争。
 
在查理返回欧洲之后,萨拉丁去了大马士革,此时他已经五十四岁,在大马士革不过享受半年的安逸生活,即使身边围绕着十几个孝顺儿子,他仍旧思念逝去的爱。
 
在一次发烧中病倒,病情不见好转甚至愈加严重,很快便面临死亡。
 
在最后意识模糊时,忽然眼前一亮,他看到一位俊美的青年朝他走来,带着阳光一般的微笑向他伸出手,“这里气氛很压抑,我们出去庭院走走,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吾爱,你来接我了吗?”萨拉丁伸手紧握他修长光洁的手,不禁拥他入怀,亲吻他柔软的金发,“你一如既往的美丽,如同我想象的一般,丝毫不差。”
 
“我一直在你心中,与你同在,同享你的荣耀,共担你的哀愁。”金发蓝眸的鲍德温四世此刻揭开了生前那张面具,消去上帝罪罚,露出本该属于他美貌。“我等你许久,若不是多年身居高位且缠绵病榻,一人孤独着,无法同你交流,或许会逼疯我。”
 
“我真高兴,现在,我们可以一同完成你的意愿。”萨拉丁露出满足的微笑,眼里尽是温柔,不被病痛纠缠的爱人,活泼、阳光、充满希望,“从大马士革走到耶路撒冷,一同前往心灵圣域,一同去朝圣。”
 
“在此之前,你不该给我一个重逢的吻吗?”鲍德温四世眨眨眼睛,狡黠一笑。
 
“遵命,吾爱!”萨拉丁拥着爱人,在他柔软的嘴唇上印下虔诚的爱意。鲍德温四世立即给以热切回应。
 
纠缠了近二十年的两人,终于在此刻,交换了彼此诚挚的吻。
 
耶路撒冷的传奇还在演绎,但,已经与他们无关。

————END————

熬夜写了四五天,昨晚甚至错过了双十一,发出来表达我对两位伟大君主的敬爱。开心~

白天发的忽然被解禁,刚上传完所有内容的我……😭

【Kingdom of Heaven】心灵圣域

9、怒火
 
回到营地的萨拉丁不顾部下的质疑,快速换上御医的装扮,与自己最为优秀的御医一同前往耶路撒冷,并在鲍德温四世之前抵达目的地。
 
也许考虑到路途过于颠簸,回城途中放缓了步伐,亦或是中途做了休整。等鲍德温四世抵达目的地时,罪魁祸首雷纳德早已在城门广场等候多时。而一身御医打扮的萨拉丁也混在人群中迎接王的归来。
 
鲍德温四世的坐骑是如此聪慧,在主人意图下马时,前肢跪下,以便行动不便的主人更好保持仪态。
 
身穿华丽衣袍的雷纳德此时摆出受难赎罪的姿势迎接王的到来,如此虔诚的姿势却被他演绎得格外可笑。
 
鲍德温四世缓步走上来,即使跛着脚,也无损他的君王气概。他抽出自己的马刺,指向雷纳德,“跪下。”
 
雷纳德依言下跪。
 
“再低些。”鲍德温四世沉着声,语气里却充斥着王者的不容置疑。他俯视着蜷缩成一团的雷纳德,抽出包裹着左手的手套,力气之大甚至可以听见马刺划过空气发出的咧咧之声。露出来的左手皮肉翻卷,大大小小的溃烂斑点遍布。
 
人群中的萨拉丁惊愕地看着他,在鲍德温四世环视四周时,直直与其目光对视,不掩饰内心的震撼。
 
很快鲍德温四世收回目光,也不深究萨拉丁此刻为何会在这里。
 
他看向跪在面前的雷纳德,轻喘了一口气,将左手伸出,并用马刺支着递到雷纳德跟前,“耶路撒冷,唯我独尊。而你,雷纳德,将为我献上你的和平之吻。”
 
雷纳德仿佛明了了什么,迟疑不过片刻,立即上前用力亲吻他的手背。
 
萨拉丁看着这一幕,内心涌起一股无名之火。这个卡拉克的无耻之徒、摒弃信仰的Sinner(罪人),此刻在亵渎自己圣洁的光辉!
 
如果此刻自己的军队在身后,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地下令,用长矛将这个人千疮百孔!
 
也许是他粗鲁的行径让鲍德温四世感到了不适,他奋力抽回手,毫不留情地、用尽自己的力气用马刺狠狠抽打了他四鞭。
 
随后一个转身,力竭倒下,却依旧硬气地单手撑地,不让自己在臣民之前彻底坍塌。
 
萨拉丁就这样沉默着,看着他当众为自己兑现承诺,惩罚罪人,然后力竭被侍卫扶上辇轿,抬回寝宫。

10、遗愿
 
回去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将居伊这个不堪大用的人免职,随后召见了巴里安和泰比利亚斯。
 
“是时候立下我的遗嘱了。”虚弱地靠在椅子上,此刻的鲍德温四世就连坐直的力气也没有,“我若将军队交给居伊…他会从我姐姐手中夺权,然后向穆斯林开战。我们已决定由你来掌管耶路撒冷全军,我的外甥即位,你愿意保卫他吗?”
 
“陛下旨意,自当从命。”巴里安毫不迟疑开口。
 
“别急,听完再答复我。”鲍德温四世打断他,随后喘息着,问,“如果我姐姐西比拉同居伊解除婚约,你会娶她为妻吗?”
 
“那么居伊呢?”巴里安迟疑了。
 
泰比利亚斯回答,“被处决!连同那些拒绝效忠你的骑士。”
 
“我不愿他们因我而死。”巴里安的骑士精神在此刻成为了阻碍。
 
“陛下旨意,自当从命。”泰比利亚斯似是嘲讽的看着他。
 
“陛下说过,君令或不可违,但人,不可不问一己良心。”
 
面对巴里安用曾经自己的嘱咐来反驳自己,鲍德温四世无可反驳,“是的,我说过。”
 
“这就是我的答复,望陛下见谅。”巴里安低下了头,坚定自己内心的想法。
 
“Oh. So be it.”鲍德温四世接受了他答复,将他们挥退。
 
巴里安,这位富有骑士精神的年轻人。他不愿意有人为他而死,却愿意让以后的耶路撒冷光辉湮灭,让城中臣民受难颠沛。
 
他已经没有再多的力气长篇大论来说服他,既然如此,就这样吧,他累了。

11、永别,吾爱
 
傍晚在寝宫见到了躺在床上的鲍德温四世,此刻的他颓靡虚弱之态尽显。
 
萨拉丁走到他身边坐下,从桌上摆放的新鲜水果以及他身上黑色的丝绸衣袍可以看出,鲍德温四世早早做好了迎接自己的准备。
 
“真想不到,我们竟会以这样一种方式在战场外会面。我为我愚昧的部下作为深感抱歉。”鲍德温四世挣扎着坐起来,轻声道歉。
 
“与你无关,此事不要再提。”萨拉丁伸手扶住他,让他靠坐在自己身上,并止住他的惭愧,“今天我专门为你而来,希望能与你有更深入的交谈,和灵魂的触碰,而不是被这些琐事耗费宝贵的时间。”
 
鲍德温四世垂着头靠在他怀里闷笑,“我曾经幻想,如果我身体康健,或许会忍不住私下拜访你,而你是否也会抱有同样不理性的想法?现在,你来了。”
 
“我无时不在期待着与你会面。你我如同光与暗,黑与白,同质异体,不可分割,你是另一个我,我们心灵相通。”隔绝了所有外界的干扰,在这静谧、昏暗,只有彼此的寝宫里,相隔只有几层衣物的距离下。萨拉丁,这位穆斯林世界最为强大的苏丹,毫不掩饰地表达了自己的情感。
 
“我是你的黑暗吗?”年轻的君主此刻显露出期待的神色,孩子气地仰头看他。
 
“你是我圣洁的光辉,有你的耶路撒冷,更接近我内心的圣域。”萨拉丁肃穆地回答。
 
得到满意答案的鲍德温四世虚弱一笑,却如同新月、如同朝阳初升、如同花间露水,纯粹而动人。
 
“能在此时见到你,我很高心。知道吗?我十三岁之时加冕之时,一只鹰飞进教堂,立在我的皇冠上傲然展翅,印证了我是天选之人,开启了我耶路撒冷统治时光。”鲍德温四世缓缓陈述,不时喘息一声,随后问,“你知道我在蒙吉萨第一次见你时,是什么感觉?”
 
“被你击溃的Arabic最强统治者,成就你人生光辉战绩的萨拉丁?”
 
鲍德温四世轻轻摇头,“鹰,肃穆骁勇的沙漠之鹰,让我瞬间想起了见证我加冕的那只鹰。”
 
萨拉丁一时窒息,他从不知道他们的羁绊开启得如此之早。曾经一度让他认为是自己率先开启了两人的羁绊,从那幅肖像开始。
 
“我们的主,冥冥之中,早已安排了你我的命运。”
 
“就像我父亲阿马里克和努拉丁的羁绊一样,我们之间存在深深的羁绊。”鲍德温四世点头,“你是我坚守这座圣城的信念,但我忧心,很快这座城将所托非人。”
 
“于我理解你的语意,是在邀请我尽快入驻耶路撒冷。”萨拉丁玩笑又认真。
 
鲍德温四世笑而不语,的确,如果不是身为耶路撒冷王的职责所在,萨拉丁会是很好的圣城托付者,开明仁厚、睿智勇敢。耶路撒冷是一座圣城,萨拉丁对于宗教抱以极为开明的态度,他会是一位合适的君主。
 
“她承受太多源自我们贪婪的战火,我的先祖,为了一己私欲,借以宗教名义,让圣城浸满Innocent person(无辜者)的鲜血…我有愧、有罪…”
 
“先人之罪不该由后代担负,对于这座圣城,你值得问心无愧,无需忏悔。”萨拉丁再次制止他的愧疚,这位年轻的君主,一己腐烂虚弱之身躯,撑起了一个王国近十年的国运昌盛。如果这样仍然有罪,那么试问这世间还有多少人可以担当无罪?
 
“往后,假若我有幸守护这座圣城,我将带着你对她的虔诚,捍卫她的神圣与和平。”
 
“羁绊一生的对手,一个逝去,另一个也将无趣存于世间。萨拉丁,我将在地狱接受无边惩罚,而你将于世间成就伟业。”
 
“你存在于我的心间,又怎会堕入无边地狱?”
 
“但愿,我,将见证你的伟业。”鲍德温四世笑道,“帮我躺下吧,我有点累。”即使萨拉丁的怀抱让人很安心,但他也没有力气再依靠了。
 
萨拉丁轻柔地将他安置在柔软的床上,为他戴上黑色丝绸的衣帽,这还是自己在他上一次生日时候送给他的,看来他很重视此次的会面,已深知自己不行了,“还需要我为你做些什么吗?我的爱。”
 
“生前,我庇护了圣城十一年的安宁,死后,我希望与你再签订一份休战协议,只要三年,可以吗?”鲍德温四世指向早已拟定好的协议,用迷离涣散的目光看着他,在最后,他还是不忘对耶路撒冷职责。
 
“当然可以。”萨拉丁连内容也未曾看一眼,便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最后,我能赠与你的,之前与你会面的那张面具,一封书信,以及我的灵魂。”鲍德温四世气若游丝,“接下来,让我见见我的亲爱的西比拉。你是时候返程,别了,我的爱…”
 
“你永驻我心间,吾爱。”萨拉丁俯身在他面具的眉心留下虔诚的一吻,带着他的礼物,步伐沉重地离开。

【Kingdom of Heaven】心灵圣域

7、骑士与王者
 
与老师的儿子巴里安的交谈让鲍德温四世难得愉悦。这位年轻人,从资历和地位来说,也许自己可以这么称呼他。
 
他颇具骑士精神,是一个真正的赎罪者,不远千里来耶路撒冷,只是为了赎罪。而且他对于军事建设有自己独到的见解。
 
于是在交谈中,耶路撒冷王告诫他,“人的命运全都由不得自己,君令,或不可违,父命,或不可逆,人仍可自主行动,那样人才能开创自己的事业。可是要记住,即使处于王权之下、霸者之前,人,不可不问一己良知。当你面对上帝,你不可推说迫于无奈,不可推说当时是权宜之计,推卸不得!切记!”
 
却没想到,这个年轻人记得很牢,甚至将它作为言行准则,以至于在最后用来反驳自己。
耶路撒冷王把巴里安的封地定在了伊柏林,也就是曾经他父亲的领地。
 
明确嘱咐他的职责,“从那里保护朝圣之路,特别是保护犹太人和穆斯林人,耶路撒冷欢迎所有人,不仅因为有利,而且因为有理。保护无助的人,或者,当有一天我需要的时候,你会来保护我。”
 
这是萨拉丁在无数次来信中,其中一次提及的建议,而鲍德温四世,也抱有同样的想法。
 
巴里安的新型城墙设计很得耶路撒冷王的喜欢,而他对自己的忠诚与支持,更是让耶路撒冷王难得保持了愉悦的心情,甚至于在回复萨拉丁的信件时,用了三分之一的篇幅来夸赞巴里安这个年轻有为的人,毫不掩饰自己对他的欣赏。并在最后同样不掩饰地表达自己对萨拉丁的想念与祝福。
 
有了休战协议,鲍德温四世知道短期内,信守诺言的萨拉丁是不会再有入侵耶路撒冷的举动,但同样,也就没有见到萨拉丁的机会。
 
如果自己康健,或许会忍不住私下拜访萨拉丁,然而此刻,他只能又一次痛恨上天的不公,让他拖着这副残破的躯体。
 
如果是萨拉丁,他是否会有这样不理智的念头?
 
只是脑中的幼稚想法,不料才几年,就以一种让自己极为愤怒的方式实现了。
 
卡拉克的雷纳德,这个好战喜功,却没有足够的才华撑起其野心的蠢货,竟然不顾难得的和平,擅自破坏休战协议。抢劫了一支兰斯伊商队,并袭击红海沿岸地区,打烂前往麦加的朝圣者所乘坐的船只,他甚至狂妄地还拟订了进、攻麦加的疯狂计划并准备实施。
 
对于Muslim统治者来说,没有什么义务比保护朝圣更加神圣。
 
萨拉丁怒不可遏,在打败雷纳德嚣张的军队后,下令将俘虏的法兰克水手在麦加城外公开斩首。随后,又组织了一支军队准备直攻卡拉克,用他的话来说,“得让这个卡拉克Despot(暴、君)鲜血流尽!”
 
彼时,鲍德温四世在一次发烧中病倒了,难以再处理政事,便将居伊任命为摄政王。
而居伊这个人实在不堪大用,竟然和雷纳德达成一致,意图迎击萨拉丁。
 
鲍德温四世无法再坐着看自己这位姐夫去干蠢事,看着他葬送自己的王国。只能拖着病弱的身躯,前往卡拉克,去解救这些愚蠢的部下,去会面萨拉丁,平息他的怒火。
 

8、双王对持
 
坐在位上,冷眼看着这些吵嚷的部下,实在厌烦了这些无意义的争执。鲍德温四世低头一挥右手,泰比利亚斯立即吼道:“安静!”
 
四下瞬间安静,他这才抬起头来,平静的陈述一个严重的事实,“萨拉丁率领二十万大军,已经越过约旦。”这些刚才还高谈阔论,恨不得自己就真理之主的人在此刻却哑口无言。
 
鲍德温四世站起身,泰比利亚斯连忙跨上前想要扶住,却被他拒绝了。
 
他扫视底下不再吭声的人,实在没什么话可以快速敲醒一些沉迷美梦的头脑。俯下身,在泰比利亚斯身旁耳语,“他未抵达卡拉克前,我们必须见他,我会御驾亲征。”
 
泰比利亚斯一脸错愕,这位年长的护卫军带着担忧的神色,“陛下,如果亲征…你会丧命。”
 
鲍德温四世当然知道自己的状况,但他无法放任战火肆意蔓延,他是耶路撒冷王,是耶路撒冷臣民的主宰者,给予这座圣城和平,庇护臣民的安危,义不容辞。即使是下地狱接受无边狱火的惩罚,那也应该由他来承担。
 
“传话给巴里安去保护村民。”相信富有骑士精神的他会明白此刻最为重要的到底是什么。
 
“集结吾之麾下!”随后鲍德温四世用最为霸气的语调传令下属。
 
特意换上绣着金色花纹的白色战袍,戴上最为华丽的缠纹面具,他动身前去会面萨拉丁。
 
也许,这将是最后一次在战场上会面萨拉丁,他需要让萨拉丁知道,即使身躯开始溃烂,甚至无法再于战场厮杀,但他依旧能够骑着战马,以一国之君的姿态站在他的面前。
 
许久不见,他还是如此英姿丰采,甚至,岁月给予了他更加的优雅从容。在他举手示意时,鲍德温四世也保持了自己的倨傲优雅,扬着下巴,抬手示意。
 
萨拉丁神情肃穆,“请阁下班师回朝,此事由我处理。”
 
从他削瘦的脸庞,鲍德温四世看出来他对自己的担忧,但大军在前,自己怎能置自己的子民不顾?他同样回以敬辞,“请阁下撤回大马士革,免伤和气。雷纳德会受惩处,我保证。撤兵,否则我们将于此同归于尽。”
 
萨拉丁沉默不语。
 
在出发前,鲍德温四世已经看到自己的右眼已经隐隐充血化脓,华丽的面具也无法遮住那浓郁的憔悴气息。
 
空旷的战场上两军百米开外对峙,地平线外的耶路撒冷城作为见证,等待失败后的生灵涂炭,或者成功后的有惊无险。
 
“我们达成一致了吗?”
 
面对鲍德温四世的坚持,萨拉丁无可奈何,忍不住别过脸去,不让他看见此时清晰刻画在自己脸上的不忍与心疼,随后直视他的双眼点头,“我们达成一致了。”
 
听闻萨拉丁软和的语气,鲍德温四世才稍微卸下了紧绷的神经与迫人的气势,有些疲惫地低下头,但旋即又昂起头颅维持自己的仪态,看向萨拉丁,仿佛有话诉说,却迟迟不曾开口。
 
最后还是萨拉丁先开了口,“我会派遣御医去探望阁下。”其中的忧心不言而喻。
 
“Salaam alaikum.”明白他的语意的鲍德温四世率先开口问候,结束交谈。
 
“Alaikum salaam.”萨拉丁问候结束后,率先驾马离去。

【Kingdom of Heaven】心灵圣域

5、继承人
 
深知自己命不久矣,耶路撒冷王希望能够找到自己的继承人。
 
遗憾于本身不能拥有子嗣,姐姐西比拉成了最好选择,他希望西比拉能够和自己满意的贵族成婚,留一下一个继承人,但很可惜,在得知圣城的情况后,来自王国的贵族们都纷纷拒绝联姻。唯一一个孩子,来自于法国国王的外甥蒙费拉特侯爵,但侯爵本人却匆匆病逝。
 
对于母亲阿格尼丝为西比拉安排的吕西尼昂的居伊,鲍德温四世并不满意,这个年长近十岁的伯爵,除了出色的外表毫无才能的光辉。
 
他本人不乐于这段婚姻结成,奈何他的姐姐,西比拉,比任何人都固执,坠入爱河的她全然不听劝告,执意要和居伊结婚。
 
国内分裂严重,许多生性贪婪时刻想着进发穆斯林控制地区的贵族们却没有太大的能耐,而自己身边的亲人也并不能够理解自己的忧心。此时的鲍德温四世,比起端坐在王位上周旋各派纠纷维持国内的和平,他更想在战场上见到萨拉丁,虽是自己的敌人,却是自己的知心之友。
 
自己仍然能够策马征战时,鲍德温四世竭力为耶路撒冷争取更长久的和平。
 
在十八岁那年的四月,鲍德温四世在向穆斯林控制地区内进军的途中遭到了萨拉丁侄儿的袭击,在这次战役中,他损失了一位忠诚英勇的将军托伦。而后的追悼之战里,眼看就要取得胜利的鲍德温四世遇到了萨拉丁本人的大军。
 
他被萨拉丁的大军团团围住,不远处的萨拉丁还对他露出了微笑。内心有些气恼又有些惊喜,再次见面,他还是这般富有骑士精神。
 
双方正面交战,奋力搏杀,而鲍德温四世也不例外,只是一个疏忽,战马被敌军的长枪刺中倒下,连带着他滚落在地。而麻风病缠身的鲍德温四世也有些力竭,甚至无法快速从地上爬起来继续作战。
 
躺在地上喘息之际,他看了一眼视线内的萨拉丁,视线有些模糊,让他在混乱的交战军中无法看清萨拉丁的表情。他想,如果战死在沙场,战死在他的手下,似乎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可惜,旁人不给他这个解脱的机会,他们都在奋力保护他们的王,用力的拉拽和裹挟,即使他已经丧失痛觉也感受到了不适。
 
最后他顺利从战场上撤退,而萨拉丁的大军也因援兵抵达而没有穷追不舍。远远回望,那人骑马立在大军前,望向这边,仿佛在目送自己远去。
 
萨拉丁…我将还有多少机会,与你在战场上交锋会面?
 
Arabic(阿拉伯)世界的强势,并没有让王国内的势力凝聚起来,仍然在为自己的一寸一毫的利益而针锋相对。
 
鲍德温四世数次向法王路易七世诉说忧愁,希望欧洲能来一位强有力的君主接替对圣地的掌管,一个如此虚弱的人不适合指挥作战。但却总是不能得到满意的答复。
 

6、相知
 
又一次的正面交战,相距甚远,他便已经看见了来军中那袭飘扬的白袍。此次对侄儿的援助果然等到一直惦记着的君王。
 
在将他包围住时,萨拉丁甚至心情甚好地朝他露出了微笑。更甚于还在心里盘算,可别成为我的俘虏,敬爱的鲍德温四世,否则,无论耶路撒冷拿出多少赎金,我也许都不会放你自由。

沉着指挥奋勇杀敌的模样全然看不出他身患病症的虚弱,纯白的披风如同圣城的光辉一般纯洁神圣。
 
直到他因战马被伤而摔倒在地,显现出病弱的姿态躺在地上迟迟无法起身时,萨拉丁才真正意识到这位可敬的对手,他的身躯是如此柔弱,内心是如此刚强,是一位脆弱的强者,在心目中的形象逐渐映化出自己的身影。这是他,也是我,是另个灵魂的我。
 
他迟疑了,看着他被忠诚的手下粗鲁而心切地拉起,冲出重围,萨拉丁放弃了追逐,挥停军队,萨拉丁远目眺望离去的素色披风,如同戍边的将士护送王的离开。
 
在这次战役中,双方对峙许久,鲍德温四世没有大胜而归,萨拉丁没有占到什么便宜。他们还有再见的机会,而这场未果的战役就是最好的理由。
 
当的黎波里伯爵雷蒙德和安条克亲王博希蒙德率领一支队伍奔驰耶路撒冷时,耶路撒冷王甚是生气,怀疑这是一场谋变,只好再次与萨拉丁缔结休战协议。
 
萨拉丁愉悦接受,虽然他的目的明显是拖延时间,但他乐得接受。
 
交谈期间,两方军队百米开外驻守,萨拉丁有些轻松地调侃年轻的王,“我们历经数次交锋,阁下如何看待您的对手,我?”
 
“阁下骁勇善战,是一位贤明的君主,是我倾佩的对手。”鲍德温四世带着些许倨傲,“阁下此前送来的礼物,我非常喜欢,在此表达我的谢意。”
 
考虑到耶路撒冷王的身体状况,他们并未交流太久,签订协议后,萨拉丁附上了自己给他的书信,并祝福他一切安好。
 
直到耶路撒冷王率先离去,他才匆匆掉头返回。

【Kingdom of Heaven】心灵圣域

3、蒙吉萨之始
 
除了国中各派势力的倾轧争斗令鲍德温四世感到劳累,他对于来自开罗的传奇萨拉丁同样抱以忧心。眼下十字军国家隐隐处于萨拉丁统领区的包围之中,现在,萨拉丁已经将目光瞄准了王国,开始不断地试探王国的虚实。
 
从进攻阿什克伦开始,骑士军团的长矛直指耶路撒冷,城内的居民惊慌失措,纷纷逃进大卫塔以求保全性命,阿什克伦岌岌可危。
 
1177年,埃及人入侵法兰克的叙利亚,将鲍德温四世封锁在了阿斯卡隆,这让萨拉丁觉得有机可乘,意图直取耶路撒冷,沉默已久的鲍德温四世觉得是时候向众人展现自己的鲍德温血统了。
 
他集结了数百名骑士以及不到三千人的步兵,绕开小股的埃及拦截部队,越过山谷,在蒙吉萨突袭了毫无防备的拥有两万六千人的萨拉丁大军,身先士卒的鲍德温四世甚至可以从有些模糊的视线中清晰映现萨拉丁那惊愕的神色。
 
这将是你往后最大的对手。鲍德温四世对自己说。这位比他年长二十三岁的苏丹,深邃的眼睛以及沉稳肃穆的气质为那张平淡普通的面容平添了一份魅力,他像沙漠里的鹰。
 
迂回虚实的战术和高昂激进的士气,让法兰克军队所向披靡,而萨拉丁的大军则因为突然的袭击而陷入混乱开始溃败退缩。
 
左手初见萎靡,左腿也不便于行的鲍德温四世,带着纯银面具一身纯白素袍骑着马,挺直脊背在沙丘上俯视着溃败远去的埃及军队,少年的意气风发和足以垂名青史的战绩,在那一刻让他觉得自己可以活到一百岁。
 
渴望能有更多的机会和这位枭雄交锋,因为在萨拉丁身上,他看到了假若健康的自己,一个怀揣雄心、天资出众的自己。

4、溃败的苏丹
 
他的才能和坚毅足以匹配圣城的光辉!被十六岁的耶路撒冷王击败的萨拉丁并没有太多的挫败和凄苦之感,只有满目的震撼,终于见到他了。
 
当他一身耀眼的白袍率军而来时,萨拉丁仿佛看到了高贵的神祇,意气风发与不可侵犯的气息围绕着他。最近的时候,他们之间不过相距数百米,视力优越的他甚至可以看到他银质面具上隐隐的花纹,英勇的模样全然不见麻风病人的虚弱和丑陋,甚至,他璀璨夺目!
 
身经百战严肃沉稳的萨拉丁很快便意识到这场战役自己必败无疑,不仅是折服于这支法兰克军队的勇猛善战,更是折服于耶路撒冷王的夺人风采。
 
在数百亲卫的庇护下,无心恋战的萨拉丁逃离了蒙吉萨,但自己的心脏却仿佛被飞翔的鸟儿从胸口衔出,送到了那位少年君主的身上,随着他的一呼一吸、一颦一笑而跳动。
 
败给一位十六岁的少年,也许会被欧洲游吟诗人四处传唱讽刺,但并不会给他的统治地位带来太大的影响,这不过是他此前无数次战败经历中的一次,也许是最不可思议却是最值得铭记的一次。回到大马士革再招募一支军队东山再起,于他而言并非难事。
 
更何况这次随他前来的将士多是原先努拉丁的麾下,对自己的权力地位并没有过多的拥护之意,在这场战役中牺牲,也许对自己后续的道途更为有利。
 
相邻着领土,发生冲突的情况太常见,萨拉丁在数次小规模的交战后,便顺理成章与主张和谈的鲍德温四世洽谈言和。
 
藏匿于严肃谨慎外表下的心仍然带着乐于逗弄他人的天性,不时会在会面议和时让耶路撒冷王接受自己提出的一些小小的要求。
 
比如让他允许自己派遣御医过去为他诊治疗理,或者接受自己从埃及得来的珍贵的香精油,而他最希望达成的条件,则是与耶路撒冷王保持定期的书信来往,以便自己能够与这位自己敬佩的对手、最渴望了解的君王有更深层次的交流。
 
他不愧是一位优雅高贵的君主,恰到好处的有礼而不失君王的气概,透过面具,萨拉丁可以看见他对于这些要求的惊愕与莫名,但下一秒便会展现自己身为一国之君的从容不迫,矜傲地点头接受他的名为条件的馈赠。

【Kingdom of Heaven】心灵圣域

前言

月初在课上看了奥兰多主演的天国王朝,却不想被里面一直戴着面具的耶路撒冷王魅力征服,爱德华诺顿简直将这位强大而病弱的君主演活了。
 
随后,为了了解这位君主与其对手萨拉丁更为详细的资料,我多次在B站看了关于耶路撒冷王镜头的剪辑,并在乐乎看了颜篛太太的《天国殁》,在网上看了盐也七生的《十字军的故事》,搜寻各位对这两位伟大君主的看法、还专门借了《耶路撒冷三千年》一书来看。
 
多方对比结合,参照真实历史进程、天国王朝电影情节、以及颜篛太太的天国殁,写了这篇文,也许不够完美,但却是我心目中关于他们的评价与看法。
 
文中会有一些和颜篛太太的天国殁重合或者相似的地方,就当是对颜篛太太的天国殁的致敬吧,希望大家也可以看看颜篛太太的天国殁,她这篇文更加完善、更深层,我在第一次看的时候,甚至感动得落泪。
 
两个主人公
 
鲍德温四世,也就是十字军东征时期的耶路撒冷王,九岁身患麻风,十三岁继承王位,却以短暂的生命在风雨飘摇中维护了圣城十一年的安危,直至死去,他也才二十四岁。
 
萨拉丁,公认Muslim(穆斯林)最为伟大的君主之一,收复圣城,使穆斯林和Christian(基督徒)在这里的争夺发生了转折性的变化。身为Muslim,却极具骑士精神,就连西方世界也对其称赞不已。
 
影片中两人的交锋对峙相当精彩,有兴趣的小伙伴可以在B站上找天朝王国的精彩剪辑来看,原电影时长三个小时,可能有点长,想看的最好找导演剪辑版的,不然会看得云里雾里。

今天试了很多遍都传不了,小lo真的很严(哭泣),所以只能一点点修改。

好像OK了,那就 @颜篛 太太一波,毕竟拜读了她的天国殁,还借了她的一些设定,所以想给她看看我的拙劣文笔,请太太别介意啊。(爱你❤)
 

 ————正文————

1、  神灵惩罚的王

当阿莫利暴毙在北上征伐的途中时,鲍德温四世才十三岁,就连王国中不成文规定十五才能继承爵位的年纪都不到,便已经坐在了耶路撒冷的王位上。
 
新王鲍德温四世,在家庭教师威廉的教导下,学习出类拨萃,愈发显现王者之姿。
 
虽然忍受着各种堪比病痛折磨的治疗,却也更加无畏与优雅,在病情加重时,他甚至从达乌徳的兄弟那里学到了单手骑马的技能,以备往后的征伐作战之需。
 
虽身患神灵惩罚的病症,备受王国贵族主教质疑,但在加冕那天,鲍德温四世便明白,无论他人如何质疑反对,在那只苍鹰从敞开的天窗飞入教堂,在他的王冠上傲立展翅映射出十字架的影子时,他便毋庸置疑,是天选的圣地君主,耶路撒冷的王。
 
而此后,由他掌管的耶路撒冷,将会度过最后十一年的辉煌。
 

2、  面纱之后
 
耶路撒冷迎来他的十字军王国的第四任君主时,萨拉丁正在试图将努拉丁死后留下的伊拉克和叙利亚纳入自己的版图,而无暇顾及耶路撒冷。但这并不妨碍他对于新任耶路撒冷王的好奇与探究,毕竟,这将是他在收复圣城过程中最大的对手。
 
十三岁的鲍德温四世在专门的医生护理下,病症得到了较好的抑制,如果有幸,仍能依稀欣赏到他那貌美的容颜,但为了维护君主的威仪,以及便于和臣下商议要事,他已经带上了银质的面具,裹着一层又一层的纯白的丝绸面纱,难以掩盖的,是那双深邃坚毅的蓝色眼眸的风采。
 
对于这位从未会面的圣城年轻君王,萨拉丁派遣了手下最善于收集消息的人前往耶路撒冷,从众人记忆中汲取出有关他的面貌,绘成了一幅最接近鲍德温四世原本面目的肖像,将其悬挂在自己的居所。
 
如果不是麻风病,这将是一位相貌出色的君王,如同艳阳下沙漠般的金色卷发,一双犹如地中海般蔚蓝透亮的眼眸。也曾听过关于他在能力上的出色,但由于未曾交手,萨拉丁保持自己在这方面对他的评价。
 
就这样在一步步的前进中,萨拉丁夺取了大马士革,随后又将叙利亚、埃及、也门、以及伊拉克大部分地区纳入自己的麾下,形成了对耶路撒冷的包围之势。
 
你会怎么做呢,年轻的耶路撒冷王?
 
萨拉丁对于鲍德温四世接下来的举动很是期待,他甚至有些迫不及待想要和这位抱病在身的君王有一次正面交锋的机会,看看这个年轻人是否有足够的才能和远见担负起圣地的荣耀和信仰。

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这么爱鲍鲍,好不容易写了万字小文,却接连几次让我发不出来,我难受😖

【天国王朝】心灵圣域(下)

8、双王对持
 
坐在位上,冷眼看着这些吵嚷的部下,实在厌烦了这些无意义的争执。鲍德温四世低头一挥右手,泰比利亚斯立即吼道:“安静!”
 
四下瞬间安静,他这才抬起头来,平静的陈述一个严重的事实,“萨拉丁率领二十万大军,已经越过约旦。”这些刚才还高谈阔论,恨不得自己就真理之主的人在此刻却哑口无言。
鲍德温四世站起身,泰比利亚斯连忙跨上前想要扶住,却被他拒绝了。
 
他扫视底下不再吭声的人,实在没什么话可以快速敲醒一些沉迷美梦的头脑。俯下身,在泰比利亚斯身旁耳语,“他未抵达卡拉克前,我们必须见他,我会御驾亲征。”
 
泰比利亚斯一脸错愕,这位年长的护卫军带着担忧的神色,“陛下,如果亲征…你会丧命。”
 
鲍德温四世当然知道自己的状况,但他无法放任战火肆意蔓延,他是耶路撒冷王,是耶路撒冷臣民的主宰者,给予这座圣城和平,庇护臣民的安危,义不容辞。即使是下地狱接受无边狱火的惩罚,那也应该由他来承担。
 
“传话给巴里安去保护村民。”相信富有骑士精神的他会明白此刻最为重要的到底是什么。
 
“召集军队!”随后鲍德温四世用最为霸气的语调传令下属。
 
特意换上绣着金色花纹的白色战袍,戴上最为华丽的缠纹面具,他动身前去会面萨拉丁。
 
也许,这将是最后一次在战场上会面萨拉丁,他需要让萨拉丁知道,即使身躯开始溃烂,甚至无法再于战场厮杀,但他依旧能够骑着战马,以一国之君的姿态站在他的面前。
 
许久不见,他还是如此英姿丰采,甚至,岁月给予了他更加的优雅从容。在他举手示意时,鲍德温四世也保持了自己的倨傲优雅,扬着下巴,抬手示意。
 
萨拉丁神情肃穆,“请阁下班师回朝,此事由我处理。”
 
从他削瘦的脸庞,鲍德温四世看出来他对自己的担忧,但大军在前,自己怎能置自己的子民不顾?他同样回以敬辞,“请阁下撤回大马士革,免伤和气。雷纳德会受惩处,我保证。撤兵,否则我们将于此同归于尽。”
 
萨拉丁沉默不语。
 
在出发前,鲍德温四世已经看到自己的右眼已经隐隐充血化脓,华丽的面具也无法遮住那浓郁的憔悴气息。
 
空旷的战场上两军百米开外对峙,地平线外的耶路撒冷城作为见证,等待失败后的生灵涂炭,或者成功后的有惊无险。
 
“我们达成一致了吗?”
 
面对鲍德温四世的坚持,萨拉丁无可奈何,忍不住别过脸去,不让他看见此时清晰刻画在自己脸上的不忍与心疼,随后直视他的双眼点头,“我们达成一致了。”
 
听闻萨拉丁软和的语气,鲍德温四世才稍微卸下了紧绷的神经与迫人的气势,有些疲惫地低下头,但旋即又昂起头颅维持自己的仪态,看向萨拉丁,仿佛有话诉说,却迟迟不曾开口。
 
最后还是萨拉丁先开了口,“我会派遣御医去探望阁下。”其中的忧心不言而喻。
 
“Salaam alaikum.”明白他的语意的鲍德温四世率先开口问候,结束交谈。
 
“Alaikum salaam.”萨拉丁问候结束后,率先驾马离去。
 
 
9、怒火
 
回到营地的萨拉丁不顾部下的质疑,快速换上御医的装扮,与自己最为优秀的御医一同前往耶路撒冷,并在鲍德温四世之前抵达目的地。
 
也许考虑到路途过于颠簸,回城途中放缓了步伐,亦或是中途做了休整。等鲍德温四世抵达目的地时,罪魁祸首雷纳德早已在城门广场等候多时。而一身御医打扮的萨拉丁也混在人群中迎接王的归来。
 
鲍德温四世的坐骑是如此聪慧,在主人意图下马时,前肢跪下,以便行动不便的主人更好保持仪态。
 
身穿华丽衣袍的雷纳德此时摆出受难赎罪的姿势迎接王的到来,如此虔诚的姿势却被他演绎得格外可笑。
 
鲍德温四世缓步走上来,即使跛着脚,也无损他的君王气概。他抽出自己的马刺,指向雷纳德,“跪下。”
 
雷纳德依言下跪。
 
“再低些。”鲍德温四世沉着声,语气里却充斥着王者的不容置疑。他俯视着蜷缩成一团的雷纳德,抽出包裹着左手的手套,力气之大甚至可以听见马刺划过空气发出的咧咧之声。露出来的左手皮肉翻卷,大大小小的溃烂斑点遍布。
 
人群中的萨拉丁惊愕地看着他,在鲍德温四世环视四周时,直直与其目光对视,不掩饰内心的震撼。
 
很快鲍德温四世收回目光,也不深究萨拉丁此刻为何会在这里。
 
他看向跪在面前的雷纳德,轻喘了一口气,将左手伸出,并用马刺支着递到雷纳德跟前,“耶路撒冷,唯我独尊。而你,雷纳德,将为我献上你的和平之吻。”
 
雷纳德仿佛明了了什么,迟疑不过片刻,立即上前用力亲吻他的手背。
 
萨拉丁看着这一幕,内心涌起一股无名之火。这个卡拉克的无耻之徒、摒弃信仰的罪人,此刻在亵渎自己圣洁的光辉!
 
如果此刻自己的军队在身后,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地下令,用长矛将这个人千疮百孔!
 
也许是他粗鲁的行径让鲍德温四世感到了不适,他奋力抽回手,毫不留情地、用尽自己的力气用马刺狠狠抽打了他四鞭。
 
随后一个转身,力竭倒下,却依旧硬气地单手撑地,不让自己在臣民之前彻底坍塌。
 
萨拉丁就这样沉默着,看着他当众为自己兑现承诺,惩罚罪人,然后力竭被侍卫扶上辇轿,抬回寝宫。

10、遗愿
 
回去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将居伊这个不堪大用的人免职,随后召见了巴里安和泰比利亚斯。
 
“是时候立下我的遗嘱了。”虚弱地靠在椅子上,此刻的鲍德温四世就连坐直的力气也没有,“我若将军队交给居伊…他会从我姐姐手中夺权,然后向穆斯林开战。我们已决定由你来掌管耶路撒冷全军,我的外甥即位,你愿意保卫他吗?”
 
“陛下旨意,自当从命。”巴里安毫不迟疑开口。
 
“别急,听完再答复我。”鲍德温四世打断他,随后喘息着,问,“如果我姐姐西比拉同居伊解除婚约,你会娶她为妻吗?”
 
“那么居伊呢?”巴里安迟疑了。
 
泰比利亚斯回答,“被处死!连同那些拒绝效忠你的骑士。”
 
“我不愿他们因我而死。”巴里安的骑士精神在此刻成为了阻碍。
 
“陛下旨意,自当从命。”泰比利亚斯毫不迟疑开口。
 
“陛下说过,君令或不可违,但人,不可不问一己良心。”
 
面对巴里安用曾经自己的嘱咐来反驳自己,鲍德温四世无可反驳,“是的,我说过。”
 
“这就是我的答复,望陛下见谅。”巴里安低下了头,坚定自己内心的想法。
 
“Oh. So be it.”鲍德温四世接受了他答复,将他们挥退。
 
巴里安,这位富有骑士精神的年轻人。他不愿意有人为他而死,却愿意让以后的耶路撒冷光辉湮灭,让城中臣民受难颠沛。
 
他已经没有再多的力气长篇大论来说服他,既然如此,就这样吧,他累了。

 
11、永别,吾爱
 
傍晚在寝宫见到了躺在床上的鲍德温四世,此刻的他颓靡虚弱之态尽显。
 
萨拉丁走到他身边坐下,从桌上摆放的新鲜水果以及他身上黑色的丝绸衣袍可以看出,鲍德温四世早早做好了迎接自己的准备。
 
“真想不到,我们竟会以这样一种方式在战场外会面。我为我愚蠢的部下作为深感抱歉。”鲍德温四世挣扎着坐起来,轻声道歉。
 
“与你无关,此事不要再提。”萨拉丁伸手扶住他,让他靠坐在自己身上,并止住他的惭愧,“今天我专门为你而来,希望能与你有更深入的交谈,和灵魂的触碰,而不是被这些琐事耗费宝贵的时间。”
 
鲍德温四世垂着头靠在他怀里闷笑,“我曾经幻想,如果我身体康健,或许会忍不住私下拜访你,而你是否也会抱有同样不理性的想法?现在,你来了。”
 
“我无时不在期待着与你会面。你我如同光与暗,黑与白,同质异体,不可分割,你是另一个我,我们心灵相通。”隔绝了所有外界的干扰,在这静谧、昏暗,只有彼此的寝宫里,相隔只有几层衣物的距离下。萨拉丁,这位穆斯林世界最为强大的苏丹,毫不掩饰地表达了自己的情感。
 
“我是你的黑暗吗?”年轻的君主此刻显露出期待的神色,孩子气地仰头看他。
 
“你是我圣洁的光辉,有你的耶路撒冷,更接近我内心的圣域。”萨拉丁肃穆地回答。
 
得到满意答案的鲍德温四世虚弱一笑,却如同新月、如同朝阳初升、如同花间露水,纯粹而动人。
 
“能在此时见到你,我很高心。知道吗?我十三岁之时加冕之时,一只鹰飞进教堂,立在我的皇冠上傲然展翅,印证了我是天选之人,开启了我耶路撒冷统治时光。”鲍德温四世缓缓陈述,不时喘息一声,随后问,“你知道我在蒙吉萨第一次见你时,是什么感觉?”
 
“被你击溃的阿拉伯最强统治者,成就你人生光辉战绩的萨拉丁?”
 
鲍德温四世轻轻摇头,“鹰,肃穆骁勇的沙漠之鹰,让我瞬间想起了见证我加冕的那只鹰。”
 
萨拉丁一时窒息,他从不知道他们的羁绊开启得如此之早。曾经一度让他认为是自己率先开启了两人的羁绊,从那幅肖像开始。
 
“我们的主,冥冥之中,早已安排了你我的命运。”
 
“就像我父亲阿马里克和努拉丁的羁绊一样,我们之间存在深深的羁绊。”鲍德温四世点头,“你是我坚守这座圣城的信念,但我忧心,很快这座城将所托非人。”
 
“于我理解你的语意,是在邀请我尽快入驻耶路撒冷。”萨拉丁玩笑又认真。
 
鲍德温四世笑而不语,的确,如果不是身为耶路撒冷王的职责所在,萨拉丁会是很好的圣城托付者,开明仁厚、睿智勇敢。耶路撒冷是一座圣城,萨拉丁对于宗教抱以极为开明的态度,他会是一位合适的君主。
 
“她承受太多源自我们贪婪的战火,我的先祖,为了一己私欲,借以宗教名义,让圣城浸满无辜者的鲜血…我有愧、有罪…”
 
“先人之罪不该由后代担负,对于这座圣城,你值得问心无愧,无需忏悔。”萨拉丁再次制止他的愧疚,这位年轻的君主,一己腐烂虚弱之身躯,撑起了一个王国近十年的国运昌盛。如果这样仍然有罪,那么试问这世间还有多少人可以担当无罪?
 
“往后,假若我有幸守护这座圣城,我将带着你对她的虔诚,捍卫她的神圣与和平。”
 
“羁绊一生的对手,一个逝去,另一个也将无趣存于世间。萨拉丁,我将在地狱接受无边刑罚,而你将于世间成就伟业。”
 
“你存在于我的心间,又怎会堕入无边地狱?”
 
“但愿,我,将见证你的伟业。”鲍德温四世笑道,“帮我躺下吧,我有点累。”即使萨拉丁的怀抱让人很安心,但他也没有力气再依靠了。

萨拉丁轻柔地将他安置在柔软的床上,为他戴上黑色丝绸的衣帽,这还是自己在他上一次生日时候送给他的,看来他很重视此次的会面,已深知自己不行了,“还需要我为你做些什么吗?我的爱。”
 
“生前,我庇护了圣城十一年的安宁,死后,我希望与你再签订一份休战协议,只要三年,可以吗?”鲍德温四世指向早已拟定好的协议,用迷离涣散的目光看着他,在最后,他还是不忘对耶路撒冷职责。
 
“当然可以。”萨拉丁连内容也未曾看一眼,便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最后,我能赠与你的,之前与你会面的那张面具,一封书信,以及我的灵魂。”鲍德温四世气若游丝,“接下来,让我见见我的亲爱的西比拉。你是时候返程,别了,我的爱…”
 
“你永驻我心间,吾爱。”萨拉丁俯身在他面具的眉心留下虔诚的一吻,带着他的礼物,步伐沉重地离开。

12、信
 
回到营地不久,萨拉丁便觉得心脏的一个角落恍然空了,他明白,他的爱,脱离了那腐朽躯壳的束缚,获得了真正的自由。
 
看着放置在一旁的华丽的缠纹银面具,萨拉丁展开了鲍德温四世给他的信。
 
“敬爱的萨拉丁,
 
在出发与你会面前,我思虑过三,还是先留下了这封信。我深怕,之后我将无余力向你表达内心无尽的情感。
 
你也许不相信,有时候爱就是如此突兀贸然,仅是惊鸿一瞥,我便认定,你将是我此生最大的对手,另一个我。而你,我能从你的深邃的眼中看出你的惊艳与赞赏,也许你是抱着与我同样的想法。我很明白你心中所想,但愿你也一样。我认定,你将是我此生唯一的爱。
 
如同努拉丁和我的父亲的羁绊一样,我们彼此之间也存在着深厚的羁绊,这也许冥冥自有天意,你我注定是天生的对手,却也是心灵距离最近的朋友。但愿我死后能够看着你成就伟业,能够在最后了无遗憾地挥别这个世界,而非我这般忧思重重,满腹遗憾。
 
关于耶路撒冷,假使你能够再次与我签订休战协议,并信守诺言,我想王国内总有人将挑起战争,挑战你的权威。我只希望,那天来临时,你能够答应不屠城。
 
近千年来,在这天堂之国中,和平始终飘渺难寻。我们共同的圣地,她已经接受了太多由于我们的贪欲而爆发的战火,原本是信仰者的天堂却寸土浸染着无辜者的鲜血。我们终将在地狱为自己曾经犯下的暴行接受无尽的刑罚,存活的人,应当以此为鉴。

耶路撒冷如果仅是一座城,那她将什么也不是,有了虔诚的臣民与神圣的信仰,她才是一切。善待我曾经的臣民,他们终将是你的百姓。
 
你也是一位虔诚的信徒,但愿你能够为更广阔的信仰思虑,止步对圣城的挞伐,我将让有罪之人得到应有的惩治,请你平息怒火。
 
也许将是最后一次与你在战场上会面,我将盛装打扮,向你展现我身为君王的风采,我们处于同一高度,并肩而行,愿留在你心目中最后的形象是难以抹去的动人。
 
可惜我时日无多,如果上帝能够给予我一次离开前的准许,我多希望能与你一同,从大马士革走到耶路撒冷,从你的所爱,到我的初始,一步步走向你我的圣城。
 
此刻,我的手已经无法紧握笔,眼睛也模糊不可视。
 
就此永别吧,吾爱!
 
鲍德温四世”
 
短短数百字,萨拉丁却反复看了好几回,似乎要将每个字都深深映入脑海间。透过这封溢满绝望而又深深渴望活下去的信,他可以想象出爱人在一笔一词间斟酌,想要表达无尽的思绪却迫于现实而无奈搁笔的神情。
 
这一夜,萨拉丁帐中灯火彻夜未熄,这是他对一生之敌的尊敬,更是对一生所爱的缅怀。

 
13、nothing and everything
 
逝去的鲍德温四世是一位出色的君主,他用生命换来了耶路撒冷三年的和平,但是他的部下,却全然不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和平。
 
雷纳德再次不顾停战协议,伏击了从大马士革到麦加朝圣的队伍,擒获了萨拉丁的妹妹,这一回再没有鲍德温四世的调解在前,萨拉丁不再有所顾虑。
 
在克雷森泉,萨拉丁血洗了鲁莽反击的圣殿骑士团和医院骑士团。
 
次年,他集结三万大军向提比里亚进发,意图引诱法兰克人出战。而新任耶路撒冷王居伊轻易上钩,两万两千人的大军被歼灭。雷纳德和居伊也被活捉。
 
面见雷纳德后,萨拉丁为他的冥顽不灵嚣张乖戾而摇头,直接操刀劈掉了他的胳膊,然后让卫兵们将其处决。这个人,是害死鲍德温四世的间接凶手,一个害主的臣下,留与何用。
 
萨拉丁震慑般的让卫兵拖着砍掉脑袋的雷纳德从居伊身旁经过,随后在面见居伊时充分展现了一位王者应有的风范,“国王杀死国王不符合惯例,我不会杀你,但却不得不斥责你,你曾侍奉一位真正的王者,却不懂为王之道。”
 
然而这位新任耶路撒冷王却毫无悔意。萨拉丁最后只能让居伊带着真十字架回到大马士革,然而这位耶路撒冷王却将自己的信仰,倒挂在长矛上携带前行。
 
我的爱,你竭尽全力庇护的臣民,当中能够不罔顾你的付出的,会有多少?
 
萨拉丁最终包围了耶路撒冷,守城的正是鲍德温四世极为看好的伊柏林的巴里安,他的确才能显著,只可惜耶路撒冷王朝气数已尽。数天的围攻之后,耶路撒冷的城墙终于被破开。
 
历经鏖战,萨拉丁提出了谈判的建议。
 
在议和帐前,谈及献城,巴里安坚持玉石俱焚战斗到底。
 
僵持一番后,萨拉丁兑现了对所爱的诺言,“我会放生所有人,让他们回到基督的土地,所有人,老弱妇孺,以及你的骑士、战士、女王。你们的国王,就在那边,”萨拉丁指向背后被俘的居伊,“我交给你,上帝会惩罚他。没人会死,我对天发誓。”
 
巴里安对于萨拉丁的话感到诧异,“当年基督徒破城时,屠杀了所有的穆斯林。”
 
“我和他们不同。”萨拉丁拒绝与那些凶徒混为一谈,他强调,“我是萨拉丁,萨拉丁”
 
终于,巴里安屈服于萨拉丁的骑士精神与王者风范,“那好,在此条件下,我献出耶路撒冷城。”
 
“Salaam alaikum.”萨拉丁柔和神色,向这位以大局为重的年轻人致以问候。
 
“且与你休战。”巴里安回应。

 在萨拉丁转身离去之时,巴里安忽然问,“耶路撒冷有何价值?”
 
萨拉丁恍然想起所爱信中所言,“没价值。”他答道。
 
随后几步他转过身紧握双拳,带着虔诚,一脸笑意,“无上的价值!”

14、The end
 
在鲍德温四世逝后一年,萨拉丁接管了耶路撒冷城,带着虔诚的敬意将这所圣城清扫了一遍,除去了盖住清真寺的所有基督痕迹,将耶路撒冷变成了伊斯兰的耶路撒冷,完成了收复圣城的使命。
 
他并没有完全毁去所有的十字军建筑,毕竟这不仅是穆斯林的圣地,也是其他教徒的圣地,更长眠着他信仰基督的爱人。
 
此后携带着这所圣城,萨拉丁先后迎战了卷土重来的居伊、狮心王查理。
 
与狮心王查理的两年对持拉锯,让萨拉丁深感疲惫,双方已经筋疲力尽,病入膏肓,资源与意志也都消耗殆尽。
 
最后双方达成协议,停止战争。
 
在查理返回欧洲之后,萨拉丁去了大马士革,此时他已经五十四岁,在大马士革不过享受半年的安逸生活,即使身边围绕着十几个孝顺儿子,他仍旧思念逝去的爱。
 
在一次发烧中病倒,病情不见好转甚至愈加严重,很快便面临死亡。
 
在最后意识模糊时,忽然眼前一亮,他看到一位俊美的青年朝他走来,带着阳光一般的微笑向他伸出手,“这里气氛很压抑,我们出去庭院走走,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吾爱,你来接我了吗?”萨拉丁伸手紧握他修长光洁的手,不禁拥他入怀,亲吻他柔软的金发,“你一如既往的美丽,如同我想象的一般,丝毫不差。”
 
“我一直在你心中,与你同在,同享你的荣耀,共担你的哀愁。”金发蓝眸的鲍德温四世此刻揭开了生前那张面具,消去上帝罪罚,露出本该属于他美貌。“我等你许久,若不是多年身居高位且缠绵病榻,一人孤独着,无法同你交流,或许会逼疯我。”
 
“我真高兴,现在,我们可以一同完成你的意愿。”萨拉丁露出满足的微笑,眼里尽是温柔,不被病痛纠缠的爱人,活泼、阳光、充满希望,“从大马士革走到耶路撒冷,一同前往心灵圣域,一同去朝圣。”
 
“在此之前,你不该给我一个重逢的吻吗?”鲍德温四世眨眨眼睛,狡黠一笑。
 
“遵命,吾爱!”萨拉丁拥着爱人,在他柔软的嘴唇上印下虔诚的爱意。鲍德温四世立即给以热切回应。
 
纠缠了近二十年的两人,终于在此刻,交换了彼此诚挚的吻。
 
耶路撒冷的传奇还在演绎,但,已经与他们无关。
 

 

【天国王朝】心灵圣域(上)

前言

十一月初在课上看了奥兰多主演的天国王朝,却不想被里面一直戴着面具的耶路撒冷王魅力征服,爱德华诺顿简直将这位强大而病弱的君主演活了。
 
随后,为了了解这位君主与其对手萨拉丁更为详细的资料,我多次在B站看了关于耶路撒冷王镜头的剪辑,并在乐乎看了 @颜篛 太太的《天国殁》,在网上看了盐也七生的《十字军的故事》,搜寻各位对这两位伟大君主的看法、还专门借了《耶路撒冷三千年》一书来看。
 
多方对比结合,参照真实历史进程、天国王朝电影情节、以及颜篛太太的天国殁,写了这篇一万多字的文,也许不够完美,但却是我心目中关于他们的评价与看法。
 
文中会有一些和颜篛太太的天国殁重合或者相似的地方,就当是对颜篛太太的天国殁的致敬吧,希望大家也可以看看颜篛太太的天国殁,她这篇文更加完善、更深层,我在第一次看的时候,甚至感动得落泪。
 
两个主人公
 
鲍德温四世,也就是十字军东征时期的耶路撒冷王,九岁身患麻风,十三岁继承王位,却以短暂的生命在风雨飘摇中维护了圣城十一年的安危,直至死去,他也才二十四岁。
 
萨拉丁,公认穆斯林最为伟大的君主之一,收复圣城,使穆斯林和基督徒在这里的争夺发生了转折性的变化。身为穆斯林,却极具骑士精神,就连西方世界也对其称赞不已。
 
影片中两人的交锋对峙相当精彩,有兴趣的小伙伴可以在B站上找天朝王国的精彩剪辑来看,原电影时长三个小时,可能有点长,想看的最好找导演剪辑版的,不然会看得云里雾里。
 

————正文————
 

1、  神灵惩罚的王

当阿莫利暴毙在北上征伐的途中时,鲍德温四世才十三岁,就连王国中不成文规定十五才能继承爵位的年纪都不到,便已经坐在了耶路撒冷的王位上。
 
新王鲍德温四世,在家庭教师威廉的教导下,学习出类拨萃,愈发显现王者之姿。
 
虽然忍受着各种堪比病痛折磨的治疗,却也更加无畏与优雅,在病情加重时,他甚至从达乌徳的兄弟那里学到了单手骑马的技能,以备往后的征伐作战之需。
 
虽身患神灵惩罚的病症,备受王国贵族主教质疑,但在加冕那天,鲍德温四世便明白,无论他人如何质疑反对,在那只苍鹰从敞开的天窗飞入教堂,在他的王冠上傲立展翅映射出十字架的影子时,他便毋庸置疑,是天选的圣地君主,耶路撒冷的王。
 
而此后,由他掌管的耶路撒冷,将会度过最后十一年的辉煌。
 

2、  面纱之后
 
耶路撒冷迎来他的十字军王国的第四任君主时,萨拉丁正在试图将努拉丁死后留下的伊拉克和叙利亚纳入自己的版图,而无暇顾及耶路撒冷。但这并不妨碍他对于新任耶路撒冷王的好奇与探究,毕竟,这将是他在收复圣城过程中最大的对手。
 
十三岁的鲍德温四世在专门的医生护理下,病症得到了较好的抑制,如果有幸,仍能依稀欣赏到他那貌美的容颜,但为了维护君主的威仪,以及便于和臣下商议要事,他已经带上了银质的面具,裹着一层又一层的纯白的丝绸面纱,难以掩盖的,是那双深邃坚毅的蓝色眼眸的风采。
 
对于这位从未会面的圣城年轻君王,萨拉丁派遣了手下最善于收集消息的人前往耶路撒冷,从众人记忆中汲取出有关他的面貌,绘成了一幅最接近鲍德温四世原本面目的肖像,将其悬挂在自己的居所。
 
如果不是麻风病,这将是一位相貌出色的君王,如同艳阳下沙漠般的金色卷发,一双犹如地中海般蔚蓝透亮的眼眸。也曾听过关于他在能力上的出色,但由于未曾交手,萨拉丁保持自己在这方面对他的评价。
 
就这样在一步步的前进中,萨拉丁夺取了大马士革,随后又将叙利亚、埃及、也门、以及伊拉克大部分地区纳入自己的麾下,形成了对耶路撒冷的包围之势。
 
你会怎么做呢,年轻的耶路撒冷王?
 
萨拉丁对于鲍德温四世接下来的举动很是期待,他甚至有些迫不及待想要和这位抱病在身的君王有一次正面交锋的机会,看看这个年轻人是否有足够的才能和远见担负起圣地的荣耀和信仰。
 

3、  蒙吉萨之始
 
除了国中各派势力的倾轧争斗令鲍德温四世感到劳累,他对于来自开罗的传奇萨拉丁同样抱以忧心。眼下十字军国家隐隐处于萨拉丁统领区的包围之中,现在,萨拉丁已经将目光瞄准了王国,开始不断地试探王国的虚实。
 
从进攻阿什克伦开始,骑士军团的长矛直指耶路撒冷,城内的居民惊慌失措,纷纷逃进大卫塔以求躲避战乱,阿什克伦岌岌可危。
 
1177年,埃及人入侵法兰克的叙利亚,将鲍德温四世封锁在了阿斯卡隆,这让萨拉丁觉得有机可乘,意图直取耶路撒冷,沉默已久的鲍德温四世觉得是时候向众人展现自己的鲍德温血统了。
 
他集结了数百名骑士以及不到三千人的步兵,绕开小股的埃及拦截部队,越过山谷,在蒙吉萨突袭了毫无防备的拥有两万六千人的萨拉丁大军,身先士卒的鲍德温四世甚至可以从有些模糊的视线中清晰映现萨拉丁那惊愕的神色。
 
这将是你往后最大的对手。鲍德温四世对自己说。这位比他年长二十三岁的苏丹,深邃的眼睛以及沉稳肃穆的气质为那张平淡普通的面容平添了一份魅力,他像沙漠里的鹰。
 
迂回虚实的战术和高昂激进的士气,让法兰克军队所向披靡,而萨拉丁的大军则因为突然的袭击而陷入混乱开始溃败退缩。
 
左手初见萎靡,左腿也不便于行的鲍德温四世,带着纯银面具一身纯白素袍骑着马,挺直脊背在沙丘上俯视着溃败远去的埃及军队,少年的意气风发和足以垂名青史的战绩,在那一刻让他觉得自己可以活到一百岁。
 
渴望能有更多的机会和这位枭雄交锋,因为在萨拉丁身上,他看到了假若健康的自己,一个怀揣雄心、天资出众的自己。

4、溃败的苏丹
 
他的才能和坚毅足以匹配圣城的光辉!被十六岁的耶路撒冷王击败的萨拉丁并没有太多的挫败和凄苦之感,只有满目的震撼,终于见到他了。
 
当他一身耀眼的白袍率军而来时,萨拉丁仿佛看到了高贵的神祇,意气风发与不可侵犯的气息围绕着他。

最近的时候,他们之间不过相距数百米,视力优越的他甚至可以看到他银质面具上隐隐的花纹,英勇的模样全然不见麻风病人的虚弱和丑陋,甚至,他璀璨夺目!
 
身经百战严肃沉稳的萨拉丁很快便意识到这场战役自己必败无疑,不仅是折服于这支法兰克军队的勇猛善战,更是折服于耶路撒冷王的夺人风采。
 
在数百亲卫的庇护下,无心恋战的萨拉丁逃离了蒙吉萨,但自己的心脏却仿佛被飞翔的鸟儿从胸口衔出,送到了那位少年君主的身上,随着他的一呼一吸、一颦一笑而跳动。
 
败给一位十六岁的少年,也许会被欧洲游吟诗人四处传唱讽刺,但并不会给他的统治地位带来太大的影响,这不过是他此前无数次战败经历中的一次,也许是最不可思议却是最值得铭记的一次。回到大马士革再招募一支军队东山再起,于他而言并非难事。
 
更何况这次随他前来的将士多是原先努拉丁的麾下,对自己的权力地位并没有过多的拥护之意,在这场战役中牺牲,也许对自己后续的道途更为有利。
 
相邻着领土,边境发生冲突的情况太常见,萨拉丁在数次小规模的交战后,便顺理成章与主张和谈的鲍德温四世洽谈言和。
 
藏匿于严肃谨慎外表下的心仍然带着乐于逗弄他人的天性,不时会在会面议和时让耶路撒冷王接受自己提出的一些小小的要求。
 
比如让他允许自己派遣御医过去为他诊治疗理,或者接受自己从埃及得来的珍贵的香精油,而他最希望达成的条件,则是与耶路撒冷王保持定期的书信来往,以便自己能够与这位自己敬佩的对手、最渴望了解的君王有更深层次的交流。
 
他不愧是一位优雅高贵的君主,恰到好处的有礼而不失君王的气概,透过面具,萨拉丁可以看见他对于这些要求的惊愕与莫名,但下一秒便会展现自己身为一国之君的从容不迫,矜傲地点头接受他的名为条件的馈赠。
 

5、继承人
 
深知自己命不久矣,耶路撒冷王希望能够找到自己的继承人。
 
遗憾于本身不能拥有子嗣,姐姐西比拉成了最好选择,他希望西比拉能够和自己满意的贵族成婚,留一下一个继承人,但很可惜,在得知圣城的情况后,来自王国的贵族们都纷纷拒绝联姻。唯一一个孩子,来自于法国国王的外甥蒙费拉特侯爵,但侯爵本人却匆匆病逝。
 
对于母亲阿格尼丝为西比拉安排的吕西尼昂的居伊,鲍德温四世并不满意,这个年长近十岁的伯爵,除了出色的外表毫无才能的光辉。
 
他本人不乐于这段婚姻结成,奈何他的姐姐,西比拉,比任何人都固执,坠入爱河的她全然不听劝告,执意要和居伊结婚。
 
国内分裂严重,许多生性贪婪时刻想着进发穆斯林控制地区的贵族们却没有太大的能耐,而自己身边的亲人也并不能够理解自己的忧心。此时的鲍德温四世,比起端坐在王位上周旋各派纠纷维持国内的和平,他更想在战场上见到萨拉丁,虽是自己的敌人,却是自己的知心之友。
 
自己仍然能够策马征战时,鲍德温四世竭力为耶路撒冷争取更长久的和平。
 
在十八岁那年的四月,鲍德温四世在向穆斯林控制地区内进军的途中遭到了萨拉丁侄儿的袭击,在这次战役中,他损失了一位忠诚英勇的将军托伦。而后的追悼之战里,眼看就要取得胜利的鲍德温四世遇到了萨拉丁本人的大军。
 
他被萨拉丁的大军团团围住,不远处的萨拉丁还对他露出了微笑。内心有些气恼又有些惊喜,再次见面,他还是这般富有骑士精神。
 
双方正面交战,奋力搏杀,而鲍德温四世也不例外,只是一个疏忽,战马被敌军的长枪刺中倒下,连带着他滚落在地。而麻风病缠身的鲍德温四世也有些力竭,甚至无法快速从地上爬起来继续作战。
 
躺在地上喘息之际,他看了一眼视线内的萨拉丁,视线有些模糊,让他在混乱的交战军中无法看清萨拉丁的表情。他想,如果战死在沙场,战死在他的手下,似乎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可惜,旁人不给他这个解脱的机会,他们都在奋力保护他们的王,用力的拉拽和裹挟,即使他已经丧失痛觉也感受到了不适。
 
最后他顺利从战场上撤退,而萨拉丁的大军也因援兵抵达而没有穷追不舍。远远回望,那人骑马立在大军前,望向这边,仿佛在目送自己远去。
 
萨拉丁…我将还有多少机会,与你在战场上交锋会面?
 
阿拉伯世界的强势,并没有让王国内的势力凝聚起来,仍然在为自己的一寸一毫的利益而针锋相对。
 
鲍德温四世数次向法王路易七世诉说忧愁,希望欧洲能来一位强有力的君主接替他的统治,一个如此虚弱的人不适合指挥作战。但却总是不能得到满意的答复。

6、相知
 
又一次的正面交战,相距甚远,他便已经看见了来军中那袭飘扬的白袍。此次对侄儿的援助果然等到一直惦记着的君王。
 
在将他包围住时,萨拉丁甚至心情甚好地朝他露出了微笑。更甚于还在心里盘算,可别成为我的俘虏,敬爱的鲍德温四世,否则,无论耶路撒冷拿出多少赎金,我也许都不会放你自由。
沉着指挥奋勇杀敌的模样全然看不出他身患病症的虚弱,纯白的披风如同圣城的光辉一般纯洁神圣。
 
直到他因战马被伤而摔倒在地,显现出病弱的姿态躺在地上迟迟无法起身时,萨拉丁才真正意识到这位可敬的对手,他的身躯是如此柔弱,内心是如此刚强,是一位脆弱的强者,在心目中的形象逐渐映化出自己的身影。这是他,也是我,是另个灵魂的我。
 
他迟疑了,看着他被忠诚的手下粗鲁而心切地拉起,杀出重围,萨拉丁放弃了追逐,挥停军队,萨拉丁远目眺望离去的素色披风,如同戍边的将士护送王的离开。
 
在这次战役中,双方对峙许久,鲍德温四世没有大胜而归,萨拉丁没有占到什么便宜。他们还有再见的机会,而这场未果的战役就是最好的理由。
 
当的黎波里伯爵雷蒙德和安条克亲王博希蒙德率领一支队伍奔驰耶路撒冷时,耶路撒冷王甚是生气,怀疑这是一场政变,只好再次与萨拉丁缔结休战协议。
 
萨拉丁愉悦接受,虽然他的目的明显是拖延时间,但他乐得接受。
 
交谈期间,两方军队百米开外驻守,萨拉丁有些轻松地调侃年轻的王,“我们历经数次交锋,阁下如何看待您的对手,我?”
 
“阁下骁勇善战,是一位贤明的君主,是我倾佩的对手。”鲍德温四世带着些许倨傲,“阁下此前送来的礼物,我非常喜欢,在此表达我的谢意。”
 
考虑到耶路撒冷王的身体状况,他们并未交流太久,签订协议后,萨拉丁附上了自己给他的书信,并祝福他一切安好。
 
直到耶路撒冷王率先离去,他才匆匆掉头返回。
 
 
7、骑士与王者
 
与老师的儿子巴里安的交谈让鲍德温四世难得愉悦。这位年轻人,从资历和地位来说,也许自己可以这么称呼他。
 
他颇具骑士精神,是一个真正的赎罪者,不远千里来耶路撒冷,只是为了赎罪。而且他对于军事建设有自己独到的见解。
 
于是在交谈中,耶路撒冷王告诫他,“人的命运全都由不得自己,君令,或不可违,父命,或不可逆,人仍可自主行动,那样人才能开创自己的事业。可是要记住,即使处于王权之下、霸者之前,人,不可不问一己良知。当你面对上帝,你不可推说迫于无奈,不可推说当时是权宜之计,推卸不得!切记!”
 
却没想到,这个年轻人记得很牢,甚至将它作为言行准则,以至于在最后用来反驳自己。
耶路撒冷王把巴里安的封地定在了伊柏林,也就是曾经他父亲的领地。
 
明确嘱咐他的职责,“从那里保护朝圣之路,特别是保护犹太人和穆斯林人,耶路撒冷欢迎所有人,不仅因为有利,而且因为有理。保护无助的人,或者,当有一天我需要的时候,你会来保护我。”
 
这是萨拉丁在无数次来信中,其中一次提及的建议,而鲍德温四世,也抱有同样的想法。
 
巴里安的新型城墙设计很得耶路撒冷王的喜欢,而他对自己的忠诚与支持,更是让耶路撒冷王难得保持了愉悦的心情,甚至于在回复萨拉丁的信件时,用了三分之一的篇幅来夸赞巴里安这个年轻有为的人,毫不掩饰自己对他的欣赏。并在最后同样不掩饰地表达自己对萨拉丁的想念与祝福。
 
有了休战协议,鲍德温四世知道短期内,信守诺言的萨拉丁是不会再有入侵耶路撒冷的举动,但同样,也就没有见到萨拉丁的机会。
 
如果自己康健,或许会忍不住私下拜访萨拉丁,然而此刻,他只能又一次痛恨上天的不公,让他拖着这副残破的躯体。
 
如果是萨拉丁,他是否会有这样不理智的念头?
 
只是脑中的幼稚想法,不料才几年,就以一种让自己极为愤怒的方式实现了。
 
卡拉克的雷纳德,这个好战喜功,却没有足够的才华撑起其野心的蠢货,竟然不顾难得的和平,擅自破坏休战协议。抢劫了一支兰斯伊商队,并袭击红海沿岸地区,打烂前往麦加的朝圣者所乘坐的船只,他甚至狂妄地还拟订了进攻麦加的疯狂计划并准备实施。
 
对于穆斯林统治者来说,没有什么义务比保护朝圣更加神圣。
 
萨拉丁怒不可遏,在打败雷纳德嚣张的军队后,下令将俘虏的法兰克水手在麦加城外公开斩首。随后,又组织了一支军队准备直攻卡拉克,用他的话来说,“得让这个卡拉克暴君鲜血流尽!”
 
彼时,鲍德温四世在一次发烧中病倒了,难以再处理政事,便将居伊任命为摄政王。
而居伊这个人实在不堪大用,竟然和雷纳德达成一致,意图迎击萨拉丁。
 
鲍德温四世无法再坐着看自己这位姐夫去干蠢事,看着他毁灭自己的王国。只能拖着病弱的身躯,前往卡拉克,去解救这些愚蠢的部下,去会面萨拉丁,平息他的怒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