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落师门

欢迎来到我的世界~

月寿 | 一切不以分手为目的的冷战都是秀恩爱

月寿吵架啦,月寿吵架啦,月寿终于吵架啦!!!

 ————正文————

毛利寿三郎和越知月光目前在冷战。
 
毛利寿三郎觉得很神奇,月光桑那么沉着冷静的一个人,竟然会为了这点小事生他的气。只不过是尝试了吃热乎乎的荞麦面烫伤了舌头而已,至于这么生气嘛?

而且,月光桑已经一天零七个小时没理他了,月光桑现在在干嘛?还在上课吗?或者是在社团训练?还是在图书馆学习?

啊…没有月光桑的日子真是寂寞空虚冷…
 
虽然毛利寿三郎很想知道越知月光现在在干嘛,但他拒绝主动联系越知月光,要让月光桑反思自己的错误,毕竟自己也是有原则的!
 
傲娇的毛利寿三郎表示自己一点错也没有,有些不舍地放下手机后毛利寿三郎无聊地只能去网球部训练了。都是月光桑的错,害他无聊到只能去以往能逃就逃的训练。
 
——————

越知月光觉得很无奈,有一个不同学校、又比自己小的恋人,有时候有点不好沟通。更何况是毛利这种不遇上大事就不愿意思考的恋人更是让他头疼。
 
明知道自己是猫舌头,竟然还敢偷偷的去吃热荞麦面,美其名曰为了锻炼自己吃热食物的能力,最后还把舌头给烫伤,起了个水泡。
 
看他坐在那里含冰块,自己只能在一旁干着急,他竟然还不知悔改含含糊糊的说下次可以做得更好,他已经掌握了技巧什么的。还有下次?能不能对自己长点心?自己只是说了他两句,竟然就生气了,还趁自己去拿冰块时候偷偷溜走了。
 
唉,看来毛利是生了一天的闷气,到现在还没有来找自己,以往每隔两三个小时就会发邮件来骚扰自己,今天一点动静也没有。不过也好,毛利该好好反思了一下了,不要做什么事都大大咧咧不加思考。
 
——————

这两天,周围一众认识的都发现了这两人的异常。
 
平时这两人黏糊得要死,特别是毛利寿三郎都恨不得黏在越知月光身上,这两天怎么反而各做各的事,毛利寿三郎也不翘课逃训去找越知月光了,而越知月光也没有像平常一样面无表情但心情愉悦。
 
立海大的网球部觉得这两天的毛利寿三郎很反常,不仅按时来训练了,还总是心事重重的样子,还会私下里期期艾艾的问怎么处理吵架冷战问题。而在东大的越知月光的好友,也遇到了类似的问题。
 
抑制不住内心的八卦,跑去侦察情报的人听完毛利寿三郎or越知月光的解释后,都是一脸被迫吃狗粮的冷漠。
 
内心狂吐槽,这TM也叫冷战?滚,我不想听,我不想吃狗粮,一切不以分手为目的的冷战都是秀恩爱!
 
求你们快“和好”吧,出去黏糊OK?别一副我和他吵架了的忧伤表情在他们面前撒狗粮无形秀恩爱行不???

饱受三天了折磨的众人,终于在第四天看见毛利逃训溜达去东大/在东大校园里看到走在一起的两人后松了一口气…

——题外话——

失踪人口回归,最近在晋江写原创小脑洞,加上兼职,忙得都忘了乐乎更新了。今天刚好空闲加上有点想法,所以更了一篇,粗糙的文笔不要嫌弃,下一篇有缘再见~😉

月寿 | 东大之约

情话满分的月光桑~

————正文————

U17集训结束后,大家就面临开学。毛利已经是高中部的二年级了,而平等院凤凰这些人也从中学网坛华丽谢幕,走进大学亦或者正式出道成为职业网球选手了。
 
“时间过得真快呢,要是能够再过得快一点就好了,不放假无聊死了…”懒懒趴在桌子上的毛利寿三郎嘟囔着,一头卷毛也没有活力地耷拉着。讲台上的老师还在叨叙不停,他却一点也没听进去,直到下课铃响,才伸直脊背,伸了个懒腰。
 
思虑过三,果断翘了整个下午的课,趁着午休愉快地出了校门,朝目的地出发。
 
“月光桑,好久不见啊!”手里捏着越知月光课表的毛利寿三郎,很快就在东大校园里找到了他,笑眯眯的挥手打招呼。
 
“毛利?”越知月光收拾东西的手一顿,用刘海没有遮住的一只眼睛看着他,半响总结道,“你逃课了。”不是疑问而是肯定。
 
“啊…哈哈,这不是太无聊了嘛,所以来找你了。”毛利打着哈哈,一脸无畏的表情。
 
见他一副乐天派的模样,越知月光露出无奈的神色,叹了口气,快速收拾好东西然后拉上他便往外走,“正好我还有一节课,在那边逃掉的课,就在这里补回来吧。”
 
“啊?可是月光桑我才二年级,离上大学还远着呢。”
 
“就当是提前体验大学生活吧。”
 
“……”
 
体验了近一个半小时‘大学生活’的毛利寿三郎一脸不高兴,下课了还一动不动地趴在桌子上装死。
 
“走了。”收好东西的越知月光伸手揉了揉毛利寿三郎那毛茸茸的脑袋。
 
“拒绝再跟你去体验东大网球部的生活!”
 
闷闷的声音传来,越知月光想象得到他此时郁闷的表情,好笑的解释,“不训练,带你走走。”
 
毛利寿三郎这才不情愿地站起来,不满的情绪很快就被体贴的恋人安抚得服服帖帖,乐陶陶的跟着一起慢慢地散起步来。
 
两个高大的男生就这样慢悠悠的在校园内走着,高大的银杏树随处可见,毛利寿三郎仰着头观察着这些银杏树,感叹一声,“等到了秋天,漫天都是纷飞的金色银杏叶时,东大的校园一定很美吧?”
 
“银杏叶能作为东大的标志,自然寓意着东大最美丽的一面。”越知月光看着仍然是生机勃勃的绿叶的银杏树,忽然来了一句,“毛利,来东大吧。”
 
“诶?”莫名被定下目标的毛利寿三郎才将目光从可爱的植物上移开,带着不可置信的神情,仿佛越知月光说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半响,才小心翼翼地问,“月光桑…是在邀请我吗?”
 
“嗯,我希望我们有共同的母校,你愿意来么?”越知月光停下脚步一脸诚恳地看着毛利寿三郎,令人沉迷的紫色眼眸带着严肃和期待的神色,让毛利寿三郎脸上有些发烫。
 
被迷得七荤八素的毛利寿三郎磕磕绊绊的保证,“咳,这不是我想来就可以来的,不过既然月光桑希望,我肯定会努力的……”
 
听到恋人的承诺,越知月光脸上露出了罕见而细微的笑容。那一霎那,就像拨开乌云的明月,那皎洁的光辉恍然间就洒进了毛利寿三郎的心里,久久不能忘怀。
 
也许,和月光桑同一个学校,一起感受东大的四季变换,在同一个礼堂举行毕业典礼,是不错的选择呢!

月寿 | 毕业季的礼物

九月份开学啦,又有师姐要拍毕业照了
有些感慨,所以想写写关于月寿的毕业季

————正文————

四月,伴随着樱花的盛放,越知月光也从冰帝高中部毕业了。

回顾在冰帝的六年时光,从第一天走进冰帝的校园,到带领网球部走向全国,再到现在面临毕业。

越知月光发现自己对母校的许多美好回忆仍然历历在目,忽然有些感慨,这就毕业了……

日本校园毕业季的一大传统,关于表白,关于男生校服的第二颗纽扣之争。冰帝的校服纽扣做工精致,即使不是为了表白,留作纪念也是很好的选择。

越知月光知道平时压抑矜持的女生到了这一天,都会抛弃以往的矜持,疯狂的争抢心仪男生的纽扣,有些夸张的甚至一件校服的纽扣都会被扯完。

自己在学校不苟言笑,发生这种事的概率比较低,但越知月光还是做了准备,提前把第二颗纽扣取了下来,校园里的女生看见他空空如也的第二颗纽扣位置也就停歇了。

“月光桑~”毛利寿三郎受邀前来参加越知月光的毕业典礼,特意早起,从神奈川赶到东京。在冰帝学园里逛了一圈,终于在一棵樱花树下发现了目标,欣喜地扑了上去。

“来的很及时。”越知月光止住大猫飞扑的举动,难得语气温和。

对于这个自己挑选的双打搭档,他还是很满意的。虽然偶尔也会任性耍赖,但潜力无限,相处也很愉快。因此,比起其他人,越知月光对他的耐心要多的多。

“毕业快乐!等暑假开始,我们就又可以一起训练比赛了,想想就期待啊!”毛利寿三郎揉揉自己软软的卷发,带着期待的笑意。

“嗯,往后一起努力吧。”越知月光点点头,毛利寿三郎外向开朗,自来熟的性格让沉默寡言的越知月光也跟着话多了不少。

“可是月光桑你都毕业了,以后相处机会就少了的说~”

“没关系,以后你可以来东京大学找我,我都有空。”看着他苦恼的模样,越知月光忍不住破例希望他来‘麻烦’自己。

“好!”毛利寿三郎欣然答应,“哦,对了,这是毕业礼物!”将精致的小礼盒郑重地递给他,有些得意地炫耀,“这可是我自己打磨了一个星期,然后拿到寺庙焚香加持过祝福的,月光桑要珍惜哦。”

越知月光打开盒子,发现里面放着一黑一白两枚棋子,看材质应该是汉白玉和黑曜石打磨的,棋子表面光滑圆润,还带着微微的香火气息。

这个后辈真的很用心...越知月光用指腹摩挲着微凉的棋子,许久才小心地收好放进裤兜里,“谢谢,我很喜欢……”

“哈哈,不用啦,你喜欢就好。”毛利寿三郎从他神态里读出了赞许的意味,不禁腼腆一笑。

忽然想起学校毕业互赠礼物的传统,越知月光想了想,对毛利寿三郎提出要求,“手伸出来。”

“啊?”毛利寿三郎疑惑的看着他,却乖乖的伸出手。

然后越知月光便将一枚颇有分量的铜纽扣放在他手心里,轻轻说了句,“回礼。”不等毛利寿三郎反应过来,便率先往集合地点走去。

“欸?月光桑,这是你的第二颗纽扣吗?”反应过来的毛利寿三郎踏大步跟上去,惊异的问,“这样交给我真的可以吗???”

越知月光不做回答,但眼尖的毛利寿三郎却发现平时严肃沉默的前辈此刻耳垂有些发红。眼珠灵活一转,毛利寿三郎立即嚷嚷道,“月光桑好坏,竟然‘祸水东引’,把这么重要的东西交给我,要是那些女孩子发现了我怎么办!”
……

周围路过的学生不由看了一眼一脸愤慨远去的少年,春风拂过,纷飞的樱花带着青春的无畏与青涩...

直到后来和越知月光在一起了,毛利寿三郎回想起毕业纽扣事件时,才觉悟,这个闷骚的前辈对于自己的内心情感有着野兽般的直觉,即使当时他们才认识不久,越知月光却潜意识里已经将他认定为很重要的人了……

————
————

题外话:

既然越知月光被称为“精神暗杀者”,性格沉着冷静,判断力出彩,所以我觉得月光桑对于自身情感变化还是很敏锐的,所以把月光桑设定为有“野兽般的直觉”,但还是有些腼腆沉默的少年。

月寿 | 搭档?恋人!

月中了才发现八月份自己没输出一点文字,赶紧来一份月寿补补

依旧小日常

————正文————

 
人来人往的大街上
 
“毛利…这样不好吧?”越知月光试图拉住这个好奇心爆棚而且好动的恋人。内心无声地呐喊:现在我们在约会啊,可以认真对待吗???
 
“我都不知道幸村和真田他们这么要好,还穿同款衣服了!!!果然后辈们都是大猪蹄子,就会欺负前辈!”毛利寿三郎差点没咬着小手绢迎风洒泪。
 
“……”这个前辈,是专指你自己吧?而且明眼可见那两个后辈关系就不简单,就这个人还看不清。吐槽完回过神就发现毛利寿三郎拉着自己往前走了,“诶,去哪里?”
 
“我今天一定要搞清楚这两个后辈在干什么!”毛利寿三郎一脸坚定要查个水落石出。
 
“毛利,我们这样跟踪,恐怕不太合适…”
 
“诶?为什么?”毛利寿三郎疑惑地回头看了他一眼,脑子一转,脑袋凑到跟前来左右猛瞧,“难道是月光桑你正直之心发作了?”
 
“不是…”越知月光无奈一笑,伸手盖住那人好奇的眼睛,将他轻轻推开,“你跟踪别人,也不考虑自己的身高吗?”
 
“  !”
 
环视四周,毛利寿三郎才猛然发现,即使猫着腰躲躲藏藏,两个一米九以上的大男人在人群中都格外出众啊,尤其越知月光海拔近两米三,简直就像个巨人跑到了矮人国的大街上。
 
毛利寿三郎哀怨地看着越知月光,“月光桑~你怎么不早说…”
 
“……”人在街上站、锅从天上来的越知月光,很自觉的把锅背好,“他们还没发现,别急。”
 
“哎,进超市了!月光桑,我们快点跟上!”恢复精神的毛利寿三郎赶紧拉着越知月光飞奔过去,嘴巴里还嘀嘀咕咕的,“还去生活超市,难道是买零食?还是买菜?可幸村的厨艺不是地狱级别的吗?太好奇了…”
 
我一点都不好奇这两个后辈卿卿我我的约会日常,我只想安静地约自己的会…被拉走的越知月光如是吐槽。
 
 
“啊啊啊!亲上了!为什么亲上去了啊???”躲在零食架旁的毛利寿三郎小声尖叫,双手不自觉地捏紧,耳朵也听不见其他声音了,脑子里一直回旋着一个问题: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就连拍在肩上的力度都快忽略了,但那人却锲而不舍地轻拍自己的肩膀。“哎呀,月光桑你不要妨碍我先…”毛利寿三郎不耐烦地回过头,却发现越知月光事不关己地站在一边,拍他的是售货员。
 
“这位先生,请不要捏方便面好吗?谢谢合作!”售货员看着被他蹂躏的方便面,努力保持自己得体的职业微笑。
 
“啊!对不起对不起!”毛利寿三郎赶紧把手里的泡面放回架上,一脸局促地道歉。
 
“没关系,希望您购物愉快!”售货员见他满脸诚挚,也没追究。例行说了句话便离开了,留下脸色发红的毛利寿三郎。
 
“好了,我们回去吧。”越知月光拉着他往外走。
 
“好丢人啊!月光桑也不告诉我。” 毛利寿三郎一脸控诉。
 
“我告诉你了,你没听。”越知月光反向控诉。
 
“好吧,那也是被他们刺激的!幸村为什么要亲真田那个黑脸后辈啊?”回到主题的毛利寿三郎还是想不通。
 
越知月光对他的迟钝实在看不过眼了,直白的说了句:“和我们一样。”
 
“天哪,真是让人想不到!”毛利寿三郎眼睛瞪得溜圆,怪异地看了越知月光一眼,小声嘀咕:“难道搭档最后都会变成情侣?”
 
“嘀咕什么?”街上人来人往很嘈杂,越知月光只见他嘴巴嘟囔却没听见他在说什么。
 
“没什么…”
 
 
越知月光发现自从那天跟踪真田幸村约会回来后,毛利寿三郎就很奇怪。老是用怪异的眼光看训练营里的双打们,有时候还让人招架不住。自己问他时他却支支吾吾不肯说,所以这到底是怎么了?

经过锲而不舍的观察,毛利寿三郎发现种岛修二和大曲龙次也是恋人之后,感慨了一声: 果然天下有情人终是兄弟啊!

————题外话————

咳...虽然真田幸村不是双打搭档,但我觉得他们是灵魂搭档。

月寿 | 约会观察日记

正式确定关系的月寿要约会啦!

咳,冒着恋爱泡泡时候请不要放松警惕,不然容易被跟踪。

————正文————

今天阳光很好,空气也很清新,非常适合户外约会。能和月光桑约会,毛利很开心。但是!和一个比自己一米九身高还要高三十多厘米的大男人一起在大街上跟赛跑似的散步却让他一点也不开心。
 
“月光桑~”毛利怨念地拉住越知月光,这人都不知道自己腿多长, “你走太快了,这是散步,不是竞走。”
 
听到毛利抱怨的越知顿了一下,这才放慢点脚步,“抱歉。”越知面无表情心里却有些懊恼,这是他们第一次正式约会,自己应该更细心一点。想起昨晚自己做过的功课,于是他拉起毛利的手,跟他走在同一步调上。
 
忽然被拉着手让毛利受宠若惊,内心冒着泡泡: 月光桑好温柔啊!
 
 
“……”
 
“怎么样?尝尝吗?趁热吃。”此时的越知,紫蓝色的眼眸带着令人沉溺的温柔。之前一直没有机会带毛利来吃一次更科荞麦面,所以这次越知格外期待他能够喜欢。
 
面对越知难得的热情,毛利哭丧着脸看着眼前热气腾腾的荞麦面,这可是月光桑的心意,还是尝一口吧,应该不会有事的吧?
 
然而今天很不幸,幸运女神没有听到他的祈求。
 
“唔…”只吃了一小口荞麦面的毛利痛苦灌了一大口冰水,然后捂住了嘴巴。
 
“怎么了?烫到了?”越知担忧地看着他,眼里尽是关切。
 
毛利抬起头,眼泪汪汪的,让人莫名联想到可爱的小狗。“我怕烫,好疼。”
 
“你是猫舌头?”越知微微皱起眉头,带着自责的不悦,用手指勾起他的下巴,“你应该告诉我的,给我看看你的舌头。”
 
“月光桑,店里有人呢,这样不好吧?”毛利看着走来走去的客人和店员,有些为难。
 
“没事,我挡着。”越知坚持要看他的舌头,毛利没办法,为了不让他担心,只好微微地伸出舌尖给他看。
 
越知凑过去仔细观察,原本粉粉的舌头被烫得有些发红,幸好不是很严重。他忍不住移动手指碰了碰,惊得毛利立马收回舌头,脸冒热气地捂住嘴巴,一副吃惊的表情瞪着大眼睛。“月光桑,你…”
 
“咳,我只是看看。”越知被瞪得有些窘迫地解释。
 
最后,毛利脸红着看着同样脸红的越知把两碗荞麦面都吃光。明眼可见被青涩恋爱气息包围的两人,这才带着初次约会的不知所措和羞涩走出面馆。
 
“啊,没想到懒散的毛利前辈也有这么害羞的时候啊,他和冰帝的那位前辈感情真好,真羡慕。”一直在角落里坐着,看完全过程的幸村精市不由地感叹一声,直到两人走出店门涌进人群里,他才把眼神转向一旁不动如山的真田,语带哀怨,“玄一郎什么时候也可以像冰帝那位前辈这样温柔体贴呢?”
 
“咳,精市…”莫名躺枪的真田玄一郎差点被冰水呛到,明明是他在约会过程中看见毛利前辈和越知前辈在约会才偷偷跟踪过来的,差点连自己都要撇下,现在反而自己要被责怪…
 
“玄一郎在责怪我吗?”似是看穿了真田内心的小九九,幸村一脸我见犹怜地靠近他。眼中水光充盈,仿佛只要他敢说声是,眼泪立马能汇聚成珠溢出眼眶。
 
“……”真田默默地在桌子下握住幸村的手,用一如既往低沉的嗓音轻声迁就着腹黑的恋人:“没有,是我的错。我们走吧,再不回去天就要黑了。”
 
“玄一郎你真好,那我们回去吧。”被哄开心的幸村笑得明艳动人,微微摇摇真田握住的手。两人甜蜜得能开出花来,一同离开了面馆。
 
“啊,恋爱真是一门高深的课程!”无处不在的乾贞治从笔记中抬头,厚重的眼镜闪过不明意味的光,这是不是叫做‘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告别是新的开始

  昨晚一直看到炸哥下播,中途看了北笙哭着开播解释,清风委屈开播解释,最后都涌到炸哥直播间来解决问题。

昨晚炸哥直播间人气是真的高,都上了虎牙首页。我以为会是好的开始。没想到炸哥最后却说自己要回上海了,直播对他来说太艰难了,入不敷出,意志消沉。

犹豫过好几次的他,终于在昨晚下定了决心,回上海,开始好好的规划自己的人生。也许直播,也许就是长别了。

很难过,看着直播间里炸哥对自己的过往的反思,这哪有一个年轻人该有的傲气和朝气?都被现实磨平了棱角。看的真的很心痛,让人感觉生活的艰难和现实的残酷。直感慨辛弃疾那句“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但人生路还长,生活总要继续下去。以前炸哥逃避现实消沉度日,现在他终于下定决心,要勇于面对,这是好事。他还年轻,也不比我们大多少,有了方向,自然会更加努力,日子肯定会越过越好,我们应该相信他、支持他。

离开西安,并不意味着炸哥和北笙的友谊就结束,这是他们共同经历过的人生,都已经成为记忆的一部分,无法割舍。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没有谁离开谁就过不下去的说法,所以炸哥才会说北笙遇到挫折了自己不会去安慰他。没有人能够一直在你身边安慰你。他这番话,其实更能看出对北笙的情意。我希望你更坚强而不被外在的困难打倒,这样才是对你负责的行为,而不是用安慰来让你有逃避面对现实的理由。

如果炸哥还坚持直播,我会支持他,如果他要做其他的行业,也希望他能够有所成就,只是有空了,多回来看看我们,和我们聊聊他的新生活。

我也会一直喜欢炸笙,他们带给我的不仅是欢乐,更教会了我不少道理,让我也不断反思自己,做得更好。

最后,所有的话语都汇聚成炸哥要的祝福,炸哥牛逼!一定要加油!

(说了很多废话,也只是昨晚看完直播的感慨和思考。真心感觉生活不容易,所以希望大家都能活得更好,更勇敢去面对艰难困苦。梅花香自苦寒来,祝一切安好!)

昨晚一口气看完一人之下第二部
王也真是太有魅力了,所以临摹了一张也总,寥寥几笔,不成敬意。

忽然翻出一年多前的临摹画,和大家分享一下又萌又温馨的月寿~

把小饼干补上,一家人要整整齐齐的
希望小饼干越来越可爱、健康,别再折腾自己和炸哥了。